2017年06月27日

三载天山情 一生家国梦 2017年06月27日 05 版

        2014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第八批援疆干部踏上了援疆之路。三年时光倏忽而逝,援疆工作即将结束。“期待着下一批援疆干部也能像他们一样。”“真希望他们再多留一段时间。”这是在新疆法院系统听到最多的声音。最高人民法院的援疆干部以坚定的政治立场、过硬的业务水平、务实的工作作风、强烈的责任意识赢得了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广泛赞誉。

    李勇:积极认真履职 确保新疆长治久安

    从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李勇坦言:“在新疆这三年不仅是政治的提升、能力的锤炼,更让我转换角度和身份,站在整个新疆的层面去看审判工作。”

    作为援疆干部,进入自治区高院后,李勇主管自治区高院刑事审判、审判管理和监察工作,得到了自治区党委政法委、新疆法院系统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好评。2016年4月,被自治区党委组织部、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评为2015年度自治区优秀公务员。

    三年来,李勇多次主审并担任审判长、参加合议庭担任审判长二审开庭审理刑事案件,协调处理和依法审判了一大批有重大影响的暴恐案件、分裂国家案件,沉重打击了暴力恐怖犯罪、宗教极端犯罪的嚣张气焰。

    在新疆期间,李勇带队完成最高人民法院委托新疆高院主持的《新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犯罪案件审判工作研究》重大调研课题,为全国的反恐工作提供了丰富的经验,被评为最高人民法院优秀调研课题。

    “李副院长是一位专家型、学者型干部,可以说对于刑事审判和一些大案要案,由他来牵头进行,就是我们的指路灯。”刑三庭副庭长冯向民说。

    李勇的细心、敬业给冯向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案件审理报告的签发总是及时、有效,有时连文书的标点他都会进行修改。”冯向民记得,在某颇有影响的刑事要案宣判时,社会态势十分严峻,“事后才知道,宣判当天,李副院长亲自在法院外面巡视,当时的安全状况很难讲,谁心里都没底,随时有可能受到攻击。”

    2016年1月,李勇担仼一起故意杀人上诉案件的审判长。

    由于案件的时间跨度很长,又逢大雪封山,取证工作极其艰难。李勇带领合议庭成员在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为查明事实和核实证据,冒着零下30摄氏度的低温到案发现场调查、察看。根据疑罪从无原则,最终该案被告人被宣告无罪。

    在新疆,接到突发性的任务是常有的事。

    2016年11月,根据自治区政法委的要求,李勇参加自治区政法委联合工作组,到阿克苏地区调研,当天晚上乘飞机到阿克苏后,顾不上休息和吃饭,连夜看材料和研究案情,到第二天天亮后才休息了一个小时,上午又继续研究,使几件案件最终得到公正处理。

    2017年3月,根据自治区政法委安排,新疆高院上午接到通知,李勇当天即组织北疆的60名法院干警于当晚赶赴喀什开展为期两个月的“严打”破案会战,第二天即开展工作。“干警吃饭、工作均在看守所,每天加班至凌晨一两点。”

    调研和业务指导是提升新疆法院刑事审判业务水平的手段之一。

    李勇曾30余次到全区各中院、基层法院特别是南疆的法院进行调研,就“严打”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以及“严打”罪犯执行刑罚、醉驾和毒品案件等刑事审判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行调研,就重大案件进行协调指导,出台了新疆法院关于审理醉酒驾驶机动车案件的指导意见、毒品犯罪证据规则指导意见、职务犯罪线索移送通报机制等规范性文件。组织全区法院刑事审判法官培训班,全区刑事审判法官的整体办案能力得到提高。

    在强化监督和审判管理方面,李勇多次邀请代表、委员到高院参加旁听庭审、座谈,新增28名高院特邀监督员,召开特邀监督员例会,举办代表、委员开放日,规范和完善与代表、委员的沟通机制等;加大案件审判质量评查力度,确保案件质效;改革审判委员会工作机制和规范讨论案件的范围,提高审判效率;带头办案,规范审理报告和法律文书的制作,提高文书质量;加强对督办案件的检查督促力度,案件督办机制逐步走向制度化、常态化;完成了对喀什地区、伊犁州两级法院的司法巡查工作,发现和纠正司法中存在的问题。

    按照自治区“民族团结一家亲”结对认亲戚活动的统一部署安排,各级行政事业单位党员干部每人都要结对联系1户基层群众,各民族之间相互结亲。

    李勇在和田地区墨玉县且叶外特乡结对认了一户亲戚,多次去和田墨玉县认亲。即使自己时常在外调研,也要拜托同事给结亲对象定时送去慰问金。

    对于连续的、超负荷的工作,李勇并不认为自己辛苦:“在新疆,加班是常态,希望其他地区的法官有机会都能来学习一下新疆法官吃苦耐劳、敬业奉献的精神。”

    在伽师县调研时,基层法院法官的辛苦让李勇印象深刻。“一个案件在审判时突然暂时休庭,原来是公诉人和法官要给小孩哺乳,基层法院人手严重不足,即使法官还在哺乳期,也要到一线审判中去。”

    新疆法院的工作永远被李勇放在最重要的位置。2015年9月底,李勇利用回北京出差空隙,在同仁医院做完右眼白内障手术后,仅休完国庆假期,就回到新疆上班。

    由于经常要赴多地进行调研和业务指导,“每次离开乌鲁木齐,都要把手上的案件和事务处理完毕”是李勇一直以来的习惯。

    2016年1月,家人打来电话,告知母亲在老家病危,由于手头工作较多且没有处理完,直到第二天下午处理完手头工作后,他才乘飞机回湖南,刚下飞机即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得知母亲已去世,没有见到慈母最后一面。

    “在援疆期间,通过学习、了解、研究新疆的历史和区情社情,做到了适应新疆,热爱新疆,真情援疆,不论是在新疆还是回到内地,都要积极宣传新疆,让内地的同志真正了解新疆、理解新疆、关心新疆、支持新疆的发展。”李勇说。

    李军:“新疆是我的第二故乡”

    和其他援疆干部不同,李军在新疆一待就是六年。

    2011年8月,经过主动报名,民主测评,差额考察等层层选拔,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副巡视员李军被派往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任副院长一职,主管民五庭、行政庭、研究室、办公室等部门。

    三年过后,成绩斐然。

    由他牵头建立的新闻发布会制度,实现了新闻发布会的网络直播,主动向媒体通报工作情况;在全疆率先开通了法院官方微博、微信,率先开通“12368司法服务热线”,率先实现庭审网络直播、裁判文书上网,及时规范回应网络舆情,协调8个基层法院全部开通了官方网站,推动司法全面公开。

    经过试点和网络调试,乌鲁木齐中院民商事行政二审案件全部实现网上电子卷宗审理;基层法院三级网络宽带连接从2兆升到30兆;建成了集视频监控、审务督查、审判管理于一体的视频指挥中心;更换了主交换机和路由器,实现了硬件设备的升级换代;启动了历年档案的电子扫描工作,目前已经完成了2007年至今中院所有案卷材料的电子化工作……紧锣密鼓地工作一件接着一件,乌市中院的信息化水平远远走在了全疆法院的前列,2013年被最高法院评为全国法院信息化建设先进单位。

    经他联系,院里派出业务骨干到江苏无锡法院挂职,学习发达地区法院的办案经验和做法。无锡一家法院还两次给达坂城区人民法院提供了13万元的资金支持。联系黑龙江、辽宁、河北等地法院先后与乌鲁木齐中院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经他邀请,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政法大学以及兄弟法院多次派人来乌鲁木齐法院授课或座谈,对提高两级法院审判人员的业务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经他积极推荐并经最高法院考察,乌鲁木齐中院被确定为全国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的11个试点法院之一。

    2014年,眼见援疆期限临近,而中院的工作刚刚走向正轨,他毅然决定再留三年。在等待最高人民法院回复期间的一天,李军突发心肌梗塞,一个血管完全堵塞要立即入院治疗,当天便进入CCU病房(心脏加护病房)进行心脏支架手术。出院后,他仍然坚持继续留在乌鲁木齐中院:“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不能就这样半途搁着……”

    李军还资助了5名家庭困难的哈萨克族小学生,他每年拿出1万元的助学金,计划一直资助到这些孩子大学毕业。

    六年间,李军亲历、伴随、见证了乌鲁木齐市两级法院快速的发展、巨大的进步和显著的成绩。

    “李军同志到新疆长达六年的时间,对乌鲁木齐中院不仅仅是业务方面的提升,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对法院整体的规划和发展方向看得更清,抓得更实。”乌鲁木齐中院院长张永江说。

    乌鲁木齐中院获得了全国文明单位、全国优秀法院、综合集体一等功、全国法院文化建设示范单位、全国法院党建工作先进集体、全国司法公开示范法院等20多项荣誉,李军本人也获得了自治区党委、乌鲁木齐市委表彰的“优秀援疆干部人才”荣誉称号。

    “新疆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李军说,“愿我在新疆法院六年的工作能够为新疆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刘银春:援疆经历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进疆前,刚上小学的女儿问刘银春为什么要“走这么久”,她乐观地对女儿说:“因为优秀小朋友的家长才能有这个殊荣去建设新疆。”

    2014年9月,时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的刘银春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兵团分院,她先后担任兵团法院审委会委员、院长助理,兵团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

    “政治上坚定,业务上精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工作作风无可挑剔,对提升兵团三级法院审判执行工作作出了很大贡献。”这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党组书记、院长孙新民对于刘银春的评价。

    “刘副院长在民事审判经验上非常丰富,理论功底深厚,我们都愿意找她去探讨请教,她也毫无保留地让我们分享她的见解,我们民事审判部门可以说收获最大。”兵团分院民二庭庭长刘霞告诉记者,刘银春的敬业精神尤其打动她。在刚刚结束的一次共同调研中,她们早上六点多赶飞机,下飞机后立即乘五六个小时的汽车,全程500多公里,路程中突遇暴雨,刘银春淋雨后发烧,第二天仍然坚持工作。

    “她在给法官进行培训时的理论水平,阐述分析案件的能力,都让我们特别佩服,受益匪浅,讲的内容又特别贴近审判实务,本院的民商事审判可以说上了一个台阶。”立案庭庭长杜爱冬说,“而且完全没有架子,特别平易近人,现在兵团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但她从没抱怨过一句。”

    三年里,刘银春积极组织、参与兵团法院系统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以讨论、答疑等形式解决审判工作中存在的理念问题和热点难点问题。寻找兵团法院发挥“防控风险、服务发展”职能的路径措施,找准改革中的难题和短板,和其他班子成员共同确定了以加强审判执行工作、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全面推进信息化建设、从严落实管党治党责任为重点的工作思路。

    2015年,兵团法院组织南疆部分贫困地区的少数民族小学生暑期赴北京进行参观考察,旨在增进了解、促进民族团结,加强爱国主义教育。作为北京之行的负责人,刘银春亲自组织、筹划了孩子们观看升国旗、参观首都博物馆、科技馆,走进课堂和北京的孩子们一起上课、联谊等一系列活动,在当地团场引起了很大反响,获得一致好评。

    此外,刘银春还多次赴南疆44团、41团,看望兵团法院“访汇聚”驻村工作组的同志,慰问法院帮扶对象,与当地团场职工座谈,了解他们的困难和需求,为他们排忧解难,送温暖。

    “三年来,工作在兵团,生活在兵团,我深深体会到了兵团人身上‘兵’的属性,他们团队意识强、组织纪律性强、执行力强,学到了‘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不断激励着我。”刘银春说。

    唯一让刘银春感到内疚的是年迈多病的父母。驻疆三年来,她无法尽责看护。提到身患阿兹海默症的父亲已经认不出自己,一直爽朗乐观的刘银春也忍不住眼泛泪光。

    尽管孩子幼小、父母多病,但面对家中的难题,她从未在同事面前表露,“援疆干部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派出单位,影响着受援单位对最高法院、中组部的认知和评价,必须时刻自律,树立和维护援疆干部的良好形象。”刘银春说。

    安翱:发挥桥梁作用 推动智力援疆

    喀什中院没有休息日。

    作为维稳反恐的重要城市,喀什中院有近一半的干警长期驻村开展“访惠聚”工作,留院干警每周工作六天,审判人员往往晚上值班巡逻后次日早上继续开庭。

    院领导同样需要24小时值班,包括星期天。

    安翱的办公室隔壁有一间休息室,但并没有卧具,需要24小时值班带班的时候,他白天正常工作,晚上就睡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隔壁听不到电话,会耽误事。”

    2014年9月,安翱来到喀什地区中院挂职工作,担任党组成员、副院长,分管审监庭、研究室、督查室,2015年还分管行政庭,2017年还分管民一庭、民二庭。

    “我在最高法院主要从事刑事审判工作,对法院其他工作涉足较少,到喀什中院后,出于工作需要对法院各项审判业务以及审判管理、队伍建设、基层基础、信息化建设等方面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安翱说。

    在履行审判职责,提升案件质效方面,安翱在三年中撰写起草的调研报告、讨论修订的各类实施方案不胜枚举。“到各县市调研、座谈,对案件进行数据统计和梳理,安副院长都特别细致、认真,用严谨的学术研究方法来处理和分析案件,给了我们很大帮助。”研究室副主任贺双龙说。

    地处偏远的法院,更需智力支持。

    2016年初,安翱通过协调相关省份援疆指挥部,争取法院援疆资金37.5万元,为喀什中院一批年轻法官赴珠海跟案学习、综合部门同志赴广东短期学习提供物质保障。

    安翱邀请最高法院和上海三级法院资深法官及中国人民大学知名教授等10名专家学者到喀什中院,针对刑事、民事、行政审判业务及司法改革和信息化建设等内容开展的专题讲座,成为了喀什中院建院以来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一次业务培训。“连续五天,地县两级法院每天参训人数达900余人,能听到各个领域顶尖专家学者的授课,法官素质得到了很大提升。”贺双龙说。

    “这三年来,喀什中院的每一点进步,每一次荣誉的获得,都有安副院长的功劳。”刑事审判庭庭长蒋子勤告诉记者,无论是审判业务还是行政工作,安翱对两级法院都起到了引领的作用。

    “安副院长是学者型干部,审判经验又特别丰富,有一些新出台的司法解释,法官们有一些不一样的理解,找他就都能解决。”刑事审判庭审判员迪拉热木·阿木东说,“生活上他也从不提任何要求,从不参加饭局,倒是经常看他在宿舍里自己熬粥、炒菜。”

    全疆“严打”以来,安翱多次带队到相关县市调研和督导严打工作,参与政法委“严打”研判工作会常至深夜。

    “新疆的广大干部像沙漠胡杨一样,吃苦耐劳,坚忍不拔。”安翱说,“这些身边人身边事,对我而言,都是最生动的‘两学一做’学习榜样。”

    踪训峰:把援疆工作任务真正落到实处

    来到踪训峰办公室时,他刚刚从和田地区的结亲对象家中返回,风尘仆仆,脸庞黝黑。

    “新疆的太阳厉害。”他指指自己的手臂,“到各个基层法院选址建法庭,每个工地我都跑过。”

    从最高法院立案庭助审员到新疆高院司法行政装备管理处副处长,踪训峰坦言压力很大,对于一直在业务庭工作的他来说,行装处的工作稍显陌生。“第一个月熟悉情况的时候,消化了大概2米多高的材料。”

    为了全面了解新疆法院系统装备配备情况,他带队赴伊犁、克拉玛依、塔城、喀什等地进行深入调研,历时19天,行程一万余公里。大量的实地考察让他很快摸清了全疆法院装备配备水准和工作需求,并起草编制了自治区法院系统《十三五装备配备规划纲要》。

    新疆法院系统由于经济社会发展条件受限,政法基础设施建设普遍薄弱,与法院日益增长的案件数量形成矛盾,逐渐不能满足严打专项以及其他各项工作需求。

    对于踪训峰来说,解决基层法院燃眉之急的“两庭”建设一直是他最关心的部分。

    在踪训峰和同事的努力下,仅2015年一年时间里,就落地全区法院系统两庭建设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28项,总金额15326万元,争取中央预算内到位投资14394万元,建筑面积合计242000平方米,其中中院共5家,建筑面积合计73898平方米,基层院共23家,建筑面积合计185102平方米。

    作为最高法院和新疆法院的“联络员”,踪训峰先后10余次代表自治区高级法院赴最高法院汇报和反映新疆法院工作任务和经费困难情况。三年共为全区法院争取到装备专项资金2030万元,并请最高法院协调援疆省市解决了新疆法院系统巡回审判全覆盖工程装备。

    新疆地广人稀,派出人民法庭距县城大都在数十公里乃至数百公里,车辆保障捉襟见肘。为实现审判工作“最后一公里”全覆盖,踪训峰请示相关部门,由最高法院帮助协调对口援疆省市为新疆各地派出人民法庭配备装备。新疆派出人民法庭的业务用车和简易科技法庭装备将逐年配置到位。

    “和他一起东南西北地调研工作,早就把他当成了兄弟。”同在行装处工作的李春生告诉记者,除了春节、国庆等长假,踪训峰很少回家。前段时间踪训峰在体检时查出了肿瘤,也是在新疆做的手术,休息了两个星期就又来上班了。

    踪训峰与和田地区墨玉县吐外特乡琼库勒村麦麦提伊敏·乌吉老人一家结成了亲戚。在结对认亲中,踪训峰多次走动,给老人一家补贴家用,并带去了米、面、油等生活所需的副食用品。

    今年,他告诉老人一家,他的援疆工作马上就要结束了。“不管回到哪里,新疆永远在我心里,我一定还会回来看望、走动,我们的亲情永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