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厘清成因找准对策 精准打击非法集资
强化审查与惩戒 防范实控人规避行为




2021年11月25日 星期四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强化审查与惩戒 防范实控人规避行为
——江西宜春中院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参与规避执行情况的调研报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公司实际控制人参与规避执行的现象日益增多,呈现手段多样、隐蔽性强、取证难等特征。为有效解决该类问题,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成立课题组对公司实际控制人规避执行问题进行了专项调研。

    一、基本情况

    课题组统计发现,2016年1月至2021年11月,宜春全市法院共受理涉公司类执行案件29136件。其中,涉公司实际控制人参与规避执行的案件达12463件,占比42.77%,呈逐年上升态势。该类案件具体特点如下:

    1.规避方式具有隐蔽性和多样性。在规避方式上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假借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如故意隐匿公司资产,采取虚构债务、财产混同等手段规避执行,转移公司财产,使之成为“空壳”企业;二是以消极方式对抗法院执行。不按要求申报财产,采取隐匿、销毁、伪造财务会计凭证或资产负债表等资料,实现规避执行目的;三是恶意变更法定代表人。为逃避惩戒措施并实现继续操控公司的目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在执行程序中恶意申请变更其本人的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往往不具备管理公司的能力,甚至是社会闲散人员。这造成执行法官往往需要进行大量抽丝剥茧的调查,有时耗费大量司法资源却仍无法取得公司实际控制人规避执行的有效证据。

    2.审查方式及认定标准不够明确规范。分析该类案件的争议焦点、处置结果可知,该类案件的处理程序尚不够规范、认定标准不够明确,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在行为认定层面,对于公司实际控制人相关行为属于公司商事自治还是规避执行把握不准;二是在审查方式层面,执行程序中对涉案公司相关行为能否进行实体审查以及审查限度问题还未明确;三是在价值理念层面,有时无法完全实现有效打击规避执行与保障公司自治权益之间的统一。

    3.惩戒措施适用标准还不够统一。在惩戒措施适用方面,适用限制高消费的案件有1789件,变更追加当事人863件,限制公司进行相关商事行为556件,罚款、拘留1078件。进一步分析该类案件中受惩戒人员身份及适用惩戒措施种类可知,对公司实际控制人适用的执行强制措施还没有统一的规范性指引标准,甚至存在将不同类型的惩戒措施不区分违法情节轻重就一并适用在同一主体的现象。

    二、原因分析

    1.执行审查权限度标准存在模糊之处。在审执分离的模式下执行审查权以程序审查为主,有限的实体审查为辅。对于如何认定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规避执行及审查限度问题在法律规定上尚不明晰,执行法官自由裁量权较大。个别执行法官在办案中逾越了审执分离的界限,将一些属于公司自治范畴的商事行为认定为规避执行,并对其进行惩戒,一定程度上干涉了公司正常经营。

    2.未能完全兼顾保护公司自治与打击规避执行。为更好实现反规避执行,彰显执行威慑力,执行法官往往会对被执行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及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适用惩戒措施。但有的执行法官在适用强制措施时未能遵循善意文明执行理念,做到因案施策,从而导致机械办案,未能实现打击规避执行与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间的有机统一。

    3.对公司实际控制人身份、行为的识别认定标准模糊。当前公司股权结构复杂,公司实际控制人通常以隐匿和间接方式对公司进行操纵。其外在身份表现多样,可以是控股股东或隐名股东,甚至其他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对于如何审查认定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身份问题,目前无明确法律法规可供参考,进而导致办案人员对公司实际控制人认定标准不统一,确认公司实际控制人身份的难度较大。很多时候执行法官只能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和自身司法认知来综合审查判断,有时可能会出现公司控股股东和控制人身份认定混同,或错误把公司一般股东、高管认定为实际控制人的情况。

    三、对策建议

    1.依法合理运用执行审查权。在执行审查中,应坚持实体认定与程序审查并重的原则,结合其他影响因素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不仅要查明公司财务和经营状况,还要掌握公司股权和表决权相关情况,如企业主要决策与管理流程是否符合规范,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为隐名股东,企业财务与公司实际控制人个人财产是否混同等。

    2.强化联动单位协助力度。建立健全与市场监管、金融等部门的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对涉案企业信息“一网打尽”,防止其以恶意变更股东、法定代表人等方式规避执行。

    3.建立规避执行惩戒与修复机制。执行措施需彰显宽严相济理念,执行法官应统筹考量公司实际控制人在规避执行活动中的过错程度、损害后果等因素,对于过错较轻并有积极履行债务意愿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少用慎用强制措施,并适时启动信用修复。相反,如公司实际控制人放纵或积极参与规避执行,则应从重处罚。

    4.科学构建执行程序容错审查机制。为确保既在实体上保障公司企业家的正当权益,又在程序上实现公正与效率的有机统一,可探索建立规范化的企业家过错认定规则,科学甄别恶意规避执行与公司商事自治行为,建立分级分类容错免责机制,对豁免事项予以精确化。

    (课题组成员:甘立新  易建锋  陈明灿  梁  翰)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