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万人助万企 企业现生机
12万的抚养费付清了




2021年09月14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12万的抚养费付清了
本报记者 余建华 本报通讯员 朱兆凌 刘竹柯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来来,双方握个手,这事就算过去了,都是为了孩子好嘛……”看着几天前还剑拔弩张的当事人终于达成了和解协议,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港南人民法庭法官小朱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何某和金某都是玉环本地人,双方在2013年通过诉讼程序离婚,当时他们的孩子小何只有2岁。双方达成协议,小何随母亲金某生活,何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同时每个月有权探视两次。

    然而,当何某打算按协议去看孩子时,却遭到了金某的拒绝。“我打她电话都不接,人也找不到,儿子都不知道被她藏哪里去了!”

    今年4月,已经7年没有见到儿子的何某忍无可忍,再次提起诉讼,要求变更小何的抚养权,由自己抚养。

    接到案子后,小朱电联双方,对案子有了大致了解。小何跟随母亲生活多年,跟母亲感情深厚,学习成绩优异,生活状态很好,强行改变其生活环境显然不合适。小朱将双方邀请到法庭进行诉前调解。

    当天,双方家庭都派出了大阵仗,除了何某、金某本人,他们的父母及亲戚也都来到了现场,调解室一下子就变得拥挤起来。

    “你们真的太过分了,哪有父亲7年没见过孩子的?”见到金某,何某心中的火一下子蹿了上来,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双方情绪一触即发,开始互相指责起来。“明明是你先不付抚养费,我才不给你看孩子的!”“你不要倒打一耙,分明是你不给我看孩子,我才一气之下不给抚养费的好吗?”

    眼看调解陷入僵局,小朱连忙把双方分开,采用“背对背调解”的方式做双方工作。“你们有没有想过孩子的感受,他现在也上小学了,突然改变环境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小朱劝导着何某一家。

    至于金某一方,小朱先打出了一张“孩子的成长也需要爸爸”的感情牌,同时严肃释法,当时双方签订的调解协议已具法律效力,金某应当按照要求履行,保障何某的探视权。

    经过数小时的劝解,双方达成共识:孩子抚养权保持现状、何某按时支付抚养费、金某保障何某探视孩子的权利。

    几天后,在驻庭调解员的参与下,双方在探视时间、方式和抚养费的支付等问题上也达成一致。何某当场掏出12万元现金,一次性付清了过去7年的抚养费、学费、医药费等费用。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