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破产“名校”引来“金凤凰”
调解室里,孩子笑了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调解室里,孩子笑了
本报记者 胡佳佳 本报通讯员 张 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个娃,两个爸,一个妈,明明是三姐弟,却生活在不同的家庭,甚至都互相不认识。”一个特殊的家庭,给江西省遂川县人民法院草林人民法庭的法官梁敏留下了深刻印象。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收到遂川县民政局申请撤销廖某生等监护人资格案的诉状后,书记员小罗气愤地对梁敏说。

    原来,三个孩子的母亲李某因吸毒贩毒被判处了刑罚,为了达到不被收监服刑的目的,李某不断怀孕。在监外执行期间,李某陆续与两名毒友生育了一个女孩、两个男孩,其中两个男孩出生间隔时间还不到11个月。

    最终李某还是被收监入狱。三个小孩中,姐姐贝贝的监护人是其爷爷廖某生,轩轩和阳阳的生父项某雄成了两个儿子的监护人。

    三个孩子从小就寄养在不同家庭,两名监护人的经济条件很差,无法支付寄养费用,致使三段寄养关系难以维系,此时的贝贝年仅5岁,轩轩、阳阳才3岁。

    孩子的命运让人揪心。因为毒贩母亲,孩子出生后,就背上了沉重的生活枷锁。

    “如何办医保?如何上学?”对普通小孩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如今却成了这三姐弟的难题。

    “这个案子的事实清楚,判决也不难,但判下去后,孩子的监护权虽然确认了,他们今后如何生活?”梁敏陷入了深思。

    为了妥善处理好该案,梁敏和小罗对三个寄养家庭进行了走访调查。走访中,梁敏看到了三个孩子的日常生活,贝贝读幼儿园了,寄养人拿出贝贝的作业和奖状,自豪地向他展示;阳阳娇憨地依偎在寄养人身旁,还请梁敏喝酸奶;调皮的轩轩看到法院的警车后很好奇,对寄养人问个不停……

    三家寄养人的爱心,让三个失去家庭关爱的小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感受着家庭的温暖。

    实地走访后,梁敏清楚地知道,对三个孩子来说,最好的选择是维持现有的寄养关系。为此,梁敏和小罗又与当地民政局、福利院等部门进行了多次协调。

    通过推行多元解纷机制,最终确定了最佳解决方案:法院判决三个孩子的监护权变更为当地民政局,当地民政局与原寄养家庭签订一份寄养协议,支付一定的寄养费用,让原寄养家庭继续照顾三个孩子。

    “这样既解决了三个孩子面临的医疗、教育等问题,又不改变他们现有的生活环境。”梁敏说,看到这三个孩子,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孩子,真心想帮三个孩子把成长之路铺得更平坦一些,希望他们不要受到亲生父母的影响,能健康快乐地长大。

    寄养协议签完字后,窗外已越来越暗了,但调解室里的灯光却越来越亮,孩子们的笑声回响在调解室里。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