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陈瑞华:对物之诉的两种模式
构建“四大管理”制度 全面高质量推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
构建“立审执”一体化 打造“五有”人民法庭
《关于办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




2020年04月30日 星期四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陈瑞华:对物之诉的两种模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在《中国法学(文摘)》2019年第1期的《刑事对物之诉的初步研究》中指出,以利害关系人是否提出异议为标准,可以确立对物之诉的两种程序模式:一是独立性对物之诉,也就是在被告人、被害人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提出异议或者申请参与诉讼的情况下,法院组织相对独立的涉案财物追缴程序;二是附带性对物之诉,也就是在被告人、被害人以及其他利害关系人没有提出异议的情况下,法院不再组织专门的涉案财物追缴程序,而是将其纳入法庭审理过程之中,与定罪和量刑等问题一并进行审理。第一,独立性对物之诉。按照“独立性对物之诉”的构想,可以将刑事审判分为两个相对独立的环节:一是对定罪量刑所举行的法庭审理程序;二是对涉案财物追缴所组织的法庭审理程序。前者是对人之诉,后者则是本文所说的对物之诉。第二,附带性对物之诉。在被告人逃匿或死亡案件的非法所得没收程序中,如果没有利害关系人提出异议或参与诉讼申请的,法院通常就不再举行开庭审理程序。这意味着法院对检察机关没收违法所得申请的确认。这一方面是基于诉讼效率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利害关系人诉权的尊重。法院可以将定罪、量刑和涉案财物追缴通过统一的法庭调查程序一并作出裁判。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