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标题导航
以最严知产保护营造最优营商环境
今天,院长办了个“小”案
探索“行刑衔接”保护知识产权
发布知产司法保护白皮书
图片新闻
2019年知产案件结案率达97%
看上海浦东知产审判如何服务自贸区文创发展
合肥知产法庭试水技术调查官参与解纷




2020年04月26日 星期日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今天,院长办了个“小”案
——广州互联网法院知产案件审理纪实
段莉琼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开庭!”4月17日,广州互联网法院院长张春和敲响法槌,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件案子,看起来就是件“小”案,标的额小、赔偿数额小,还适用小额诉讼程序进行审理,那为什么这样的“小”案要由院长亲自审理呢?

    “小标的额”蕴含程序大意义

    近日,蔡先生宅在家浏览朋友圈时发现,盈科国际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在其运营的微信公众号上使用了自己拍摄的图片。蔡先生想起当初户外拍摄时的艰辛,深感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遂向广州互联网法院起诉,要求对方赔偿5万元。

    其实,蔡先生遇到的情况非常具有代表性。当前,“一图胜万言”“有图有真相”已成为自媒体时代的“吸睛宝典”。由此引发的图片侵权纠纷也日渐增多。这类案件虽然数量多,但是标的额普遍比较小,绝大多数在5万元以下。

    相较于以往,这类小标的额案件通常无法适用小额诉讼程序进行审理。随着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试点改革的逐步铺开,简单的知识产权类案件也被纳入小额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类型之中。作为改革试点法院的广州互联网法院,正是结合审判实践需要和社会需求,探索对这一类案件进行繁简分流、快慢分道。

    蔡先生和盈科国际的案件审理即是改革的生动实践。据了解,整个庭审用时仅30分钟,审判质效得到了有效提升。

    “小数额”展示审判大思路

    据介绍,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件的判赔标准一直难以统一,赔偿金额从350元至2800元,梯度分布比较明显。

    本案中,蔡先生说,自己是图虫网图虫碳计划的首批签约摄影师,在业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案涉的图片,正是他多次前往林芝采风,选取藏区特定时间的景观拍摄而成的,整体图片具有较高观赏性。

    但被告盈科国际则认为,案涉图片来源于网络,其事先不清楚版权情况,无侵权故意,且仅用于分享旅游信息,不以营利为目的。加上疫情期间,旅游业经营惨淡,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过高。

    现实中,该类案件裁判尺度如何统一,一直是广州互联网法院努力的方向。张春和表示:“去年7月,我们在对逾万件图片侵权案件调研基础上,依托典型判例,确定了这类案件的侵权赔偿标准和尺度。本案中,我们综合了案涉图片的制作成本、独创性程度、商业价值、拍摄成本、图文比重以及疫情对被告的影响等8项因素,参照类案判赔标准当庭判决,被告盈科国际向原告蔡先生赔偿1300元”。

    “小系统”凸显科技大运用

    庭审中,网络著作权纠纷全要素智能审判“ZHI系统”可谓大显身手。

    蔡先生诉前对案涉图片进行区块链确权存证,在起诉时,蔡先生仅输入了存证编码,便一键调取了案涉图片的原始数据。

    同步,庭审大屏上,“ZHI系统”正在对被告微信公众号上的多张图片进行智能比对,快速筛选出高度相似的图片。不到30秒,比对完成,显示图片相似度为99.03%。

    面对精准比对结果,被告目瞪口呆,当庭表示承认侵权事实。

    这样神奇的操作,都是基于“知识图谱+人工智能”的司法新应用。今年3月30日,广州互联网法院研发的“ZHI系统”实现了由一线法官团队整编形成1500余项纠纷审理要素,以系统自动学习、繁简智能分流、侵权智能比对实现作品全生命周期保护。

    “小案件”彰显解纷大格局

    一滴水,能折射太阳光辉;一桩案,能彰显法治道理。

    以案件审理树立当事人合理索赔、主动赔偿的诚信解纷理念,建立适应网络空间治理的多元解纷机制,才是解纷工作的终极目标。

    今年以来,广州互联网法院已在线受理案件21038件,同比增长894.23%,通过非判决方式化解6064件,多元解纷工作稳步推进。

    对此,有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已经建立了‘协商+调解+判决’纠纷梯次分流机制,鼓励权利人优先采用自主协商、专业调解方式进行权利救济,最大化实现‘开庭一件、指导一批、化解一批’。”

    蔡先生的案件中,主审法官从立案伊始即引导双方当事人在线调解,鼓励当事人始终将自行协商作为纠纷解决的第一选择。在判决时,同时将前期的和解、调解过程纳入裁判考量因素并在裁判文书中予以体现。

    被告单位负责人梁某在庭审结束后说:“没想到,判决中还考虑了我们旅游行业在疫情期间的实际困境,我非常认可判决结果。”

    “小镜头”引发社会大思考

    镜头内,是法官一人端坐在审判席开庭。镜头外,是20多万名网友在线围观。

    除了广大网友外,156名人大代表也在线“云旁听”。

    “在本案中,我们可以看到广州互联网法院充分利用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助推审判的积极探索。”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表示,“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广互在加强互联网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决心与力度。”

    面对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司法需求,广州互联网法院以全程在线审理为常态,以科技助推审判,切实将疫情对当事人参与诉讼活动的影响降到最低。

    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表示:“今天的审判既科技化,又人性化。庭审直播,面向整个国际互联网空间,有助于我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及其合法权益,增加国际社会对中国实施全面依法治国战略的信心。”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