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武汉大学开展首届韩德培法学奖评选
我和管城法院同成长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发布家事审判白皮书
远程视频审理案件
山歌助力家事纠纷化解
以司法建议促进环境综合治理
图片新闻
还百姓一份平安祥和
集中开展“联合执行月”活动




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和管城法院同成长
陈月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为管城区法院老办公楼。 资料图片

    1987年8月1日,这个日子令我终身难忘,这是我到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报到的第一天。那一天,我在家磨叽了半天方才出门,怯生生地跟着父亲第一次迈进了管城区法院的门。

    通向法院那条胡同很狭长,两扇铁门其实很小,L型的三栋小楼有些破旧,一辆八成新的摩托车倒甚是显眼,我猜那应该是法院重要的家当。那天小院里很安静,没有想象中的人来人往,我杵在门边,有了些许失望,这场景与我梦想中的高大壮观、威严肃穆差距也太大了吧。

    父亲拉着我的胳膊,把躲在身后的我拽到前边,站在院子中与当年泼辣开朗的法院会计大管家梁老师寒暄。她上下打量我,调侃着:“小妮子,这上班还让大人送来呀,大方点,这以后要当法官的。”我听到了突突狂乱的心跳,傻傻涨红了脸。

    梁老师拉起我的手,引我到二楼报到,时任常务副院长的顾副院长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来,写几个字,我看看当书记员记录中不中。”我紧张得没敢抬眼看他,只记得他人很高大,脸很黑。他问起我喜欢民事、经济还是刑事时,我语无伦次,小声嘟囔着:“婆婆妈妈家长里短的事儿我一个小姑娘没经验,刑事案件嘛都是犯罪分子,我胆儿小……”顾副院长倒是个豪爽之人,一句:“小姑娘,那你就去经济庭吧!”就这样,我成为了管城区法院的第45号在编人物。从那一天起,我和管城区法院,和我挚爱的法律事业,由此结缘,生根发芽。

    在当时那个年代,我这个穷学生竟成了我们院最年轻的所谓法律科班出身的酸秀才,现在想想自己那点浅薄的法律知识,真是令人汗颜。

    我常常想起那些走过的日子,难忘和队友们挑灯夜战,备考业务竞技比赛时的通宵达旦;难忘庭长带着我们忍着蚊虫叮咬,将法庭设在田间地头;难忘下乡走街串巷,到百姓家中被小狗追叫时的狼狈不堪;难忘像蒙面大盗一样坐在摩托车、三轮车上,迎着飞扬的漫天尘土……还有当年我怀着八个月的身孕参加法律进修考试,靠着大树吃包子的囧相;还有我们一群姑娘们自己买布头做裙子,头扎红布条,无比卖力地舞着《走进春天》参加迎国庆文艺晚会,高分拿下一等奖时的欢呼雀跃……

    一幕幕一页页,我就这样一天天成长起来。当年那个羞涩得躲在家长身后的我,那个第一次接待当事人紧张到心慌意乱的我,那个骑着破自行车走街串巷寻找当事人累到坐在地上哭泣的我,一天天坚强,一天天成熟,长了智慧,有了经验。

    岁月无情,当年手把手把我交到法院的父亲已离开我整整六年了,而那时像对待孩子般关心爱护我的前辈们也已进入耄耋之年,有的已永远离开了我。32年的岁月,记录了多少管法人的泪水、汗水,承载了多少法律人的使命和不懈的努力。

    如今,看眼前宽敞明亮的法院新楼,我由衷地感慨,我这个老兵依然还战斗在这个队伍里。也许有那么一天,当我蹒跚着走进管城区法院,已没有人会认出或记得我,没有人会留意我眼中泛起的泪花,但我知道,我依然熟悉它的味道,依然记得它年轻时的模样。管城区法院在我心中已成永恒,我愿意用一生的挚爱去追随它。

    (作者系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行政综合审判庭法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