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上海金融法院宣判一起涉金融行政案件
安徽寿县一涉黑案终审宣判
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判首例涉微信小程序案
河南民权51人涉黑案一审宣判
荆州一起危害长江生态环境涉黑案开庭




2019年03月01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业人员操纵亲属账户炒股 证监局开出4300万罚单
上海金融法院宣判一起涉金融行政案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报讯   (记者  严剑漪)证券从业人员杨某涉嫌操纵亲属账户炒股,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以下简称上海证监局)处以高额罚款,杨某不服上海证监局金融行政处罚,向法院提起诉讼。2月25日下午,上海金融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杨某上诉,维持原判。该案是上海金融法院首次公开开庭审理的涉金融行政案件,也是截至目前中国证监会所有派出机构中作出的标的额最大的行政处罚。

    杨某系证券从业人员,因被认定利用其母尹某账户进行证券交易,期间交易金额高达3亿余元,累计盈利1400余万元,上海证监局对此作出行政处罚,责令杨某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剩余股票,没收已获违法所得,并处以4300万余元的高额罚款。

    杨某对上海证监局作出的行政处罚不服,向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一审判决驳回杨某的诉讼请求。杨某不服,随即以上海证监局对该案无管辖权、一审判决对有关事实认定不清、作出被诉处罚决定执法程序不当且超过追诉时效,以及被诉处罚决定缺乏合理性为由,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及被诉处罚决定。

    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在二审中辩称,其具有处罚的法定职权,对上诉人违法行为的调查和处罚符合法定程序,未超过法定时效;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合法有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罚裁量权适当,原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上海金融法院经审理认为,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具有作出被诉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上海证监局根据现有证据,认定上诉人杨某违法操作其母“尹某”账户并获利,主要事实清楚。上海证监局针对杨某违法行为进行正式立案,在被诉行政处罚作出过程中,应杨某要求举行了听证程序,向杨某告知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所认定的事实及适用法律,并听取了杨某的陈述申辩意见。上海证监局根据杨某违法事实和情节,适用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作出被诉处罚决定,在杨某违法买卖股票等值以下确定罚款数额,行使裁量权并无不当。上海证监局作出被诉处罚决定,并告知了对此不服的诉权和救济方式,后向杨某送达了相关处罚决定文书,执法程序及适用法律并无不当。据此,上海金融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杨某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连线法官

    本案主审法官任静远表示,本案中,根据现有证据,杨某母亲名下的证券账户中来自于上诉人杨某手机以及所在证券营业部电脑下单的比例约为95%,该证券账户对应的第三方存管银行账户交易也有80%以上与上诉人杨某手机及所在营业部电脑访问有关。杨某母亲名下账户资金来源于杨某,账户内资金也由杨某消费使用。此外,杨某对其母名下账户资金来源,手机、电脑下单情况,账户操作主体的表述,与上海证监局调查的其他人员对此的表述存在明显矛盾。值得注意的是,杨某虽否认该事实,但直至二审,亦未能明确、清晰地举证除其本人以外,尚有其他人操作其母名下证券账户。

    综合上述情况,法院认定仅有杨某一人操作其母名下账户这一结论能够形成清晰的证据链条。杨某虽否认该节事实,但其认为另有他人操作其母名下证券账户,理由难以成立。而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具有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对本案进行调查及处罚也未超过法定追诉时效,作出本起行政处罚决定履行了正式立案、告知、听证、听取陈述申辩,以及送达相关处罚决定书等法定程序,该处罚决定并无不当。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