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王星译:“印证理论”的 表象与实质
司法温情守护家的温馨
家事审判改革的 理念革新与机制构建
规范政府信息公开 保障公民知情权利




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王星译:“印证理论”的 表象与实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博士后研究人员王星译在《环球法律评论》2018年第5期中撰文探讨了“印证理论”的表象与实质问题。

    “印证理论”仅有印证的表象,未在内部建立起明确的理论体系,也未清晰地阐释其本质内容。其核心命题即“印证是证明模式(方法)”,是对印证属性的错误界定,造成与自由心证、证明标准等相关概念的淆乱。究其实质,印证既非证明模式,亦非证明标准,而是一种证据分析方法和证据审查判断方法。“证据互相印证”的效果既不能充足证据的真实性,也不必然意味着有较高的证明力,更不等同于证明标准已达成、证明负担被卸除。

    从事实认定的视角检视“印证理论”,可以发现,印证从证据直接跨越到事实,未通过法律推理、诉讼认识论等裁判机制来建立并证立二者之间的联系。裁判者片面依据印证筛选使用证据、认定事实的做法有违合法律性,也缺乏正当性。印证低估了事实认定的复杂性,亦无法充足证据裁判主义的要求。尽管融合了“心证”的因素,但“印证理论”强调并追求证明标准的具体化与客观化,否定事实认定标准的主观性,拒斥裁判者的主体性。故应摈弃印证理论可能造成的淆乱与误导,消除“证据替代品”充斥法庭给庭审实质化带来的消极影响,增强控辩双方在庭审场域的“论辩性”。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