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图片新闻
让百姓感受司法的温度
设立行政审判中心 推动法治城市建设
构建长效机制 提升执行质效
莒县法院打好扫黑除恶宣传“组合拳”
争分夺秒 献礼国庆
传承枫桥经验 谱写时代新篇
选择坚守 兑现承诺




2018年10月09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传承枫桥经验 谱写时代新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接第一版  

    一棵树,没有脚下附着的大地,就无法成长;一家法院,不懂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就无法在司法改革的道路上立稳脚,迈开步。

    2018年4月,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等6个部门联合印发了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加强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的意见》,意见要求,要注重从德高望重的人士中选聘基层人民调解员,注重选聘律师、医生、教师、专家学者等社会专业人士和退休法官、检察官、民警以及相关行业主管部门退休人员担任人民调解员。

    而在天津,广泛动员人民群众力量,开展人民调解工作,已经成为各级法院的一种共识。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考虑着退休后还能发挥点余热,就过来当人民调解员了。”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人民调解员孙洪文告诉我们。

    河西区是天津市政府的驻地,人多地少,每年收案量居高不下,物业纠纷是河西区法院最多的案件类型之一。今年1月,河西区法院将辖区内的98家物业公司召集起来开了一次会。根据与参会物业公司交流和往年的经验,河西区法院预计今年会有1万件左右的物业纠纷。为了让纠纷得到更及时、更高效的化解,河西区法院为每个法官搭配一名人民调解员,开展调解工作。孙洪文与告申庭副庭长杜娟就是一对搭档。

    “我们院提倡所有的物业纠纷都优先选用人民调解,调解不成的再起诉。”孙洪文说。

    孙洪文记得他和杜娟一起处理过一件群体纠纷物业合同案件。王某等人没有按期缴纳物业费,物业公司将他们诉至法院。而在这个小区未缴费的业主还有百余户。案件进入调解程序后,孙洪文发现这几名业主与物业公司的矛盾较大,孙洪文来回跑了很多次,但次次无功而返。

    最终河西区法院决定选择王某的案件进行公开审理,并邀请其他业主代表旁听庭审。法院判决王某按照90%的标准支付物业费,并公开了裁判文书。这些裁判文书在小区业主的微信群、朋友圈中得到了广泛传播,其他业主看到法院判决后,纷纷通过人民调解解决了纠纷。

    “诉前调解省时省力还省钱,一旦达成协议,经过司法确认也具有法律效力,无论是从时间、费用还是效果方面,都比诉讼要好。”杜娟说道。

    而在蓟州区,覆盖全县大调解网络的建立则为法院寻人提供了良好的途径。

    “闫庭长,我案子的当事人联系不上了,您能帮我找找吗?”

    “别着急,我马上帮你联系。”

    几年来,“好交”的闫哲成了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法院行走的通讯录,蓟州区法院每一个干警都知道,如果找不到当事人,找民三庭闫庭长准没错。

    蓟州区位于天津的西北部,是天津唯一的半山区。为了更好地联系群众,蓟州区法院与妇联、司法局紧密合作。现在,蓟州区26个乡镇街全部设立了综合调解中心,全县949个自然村均设立村级调解室,一线从事调解工作的人员已经达到2942人,形成了覆盖全县的大调解网络。

    “我们联系了很多村里比较有名望的老人、村干部,开展人民调解工作。现在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多当事人外出打工或者嫁到外地,去了也找不到人,我们就联系这些人打听,一般都能找到。”民事审判三庭庭长闫哲告诉我们。

    在现在的天津,人民调解室已经成为法院的标配。为推动诉前调解工作的开展,天津法院还先后出台《关于建立诉前联合调解工作机制的若干意见》《诉前人民调解员任职和在线调解程序规范》等文件,“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在这里不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天津法院时时在做的事情。

    平台建设:让科技强一点,再强一点

    “面对信息化潮流,只有积极抢占制高点,才能赢得发展先机。要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入融合,必须在信息化方面多动脑筋、多用实招。”——习近平

    随着诉前调解案件量的增加,新情况新问题也随之而来,很多有调解意愿的当事人,因各种原因无法或没有时间到法院进行调解,成为让人民调解员头疼的调解困难重要原因。在武清区,这样的矛盾格外突出。

    “在我们这里买房的60%是外地人,买了也不住,就是给小孩上个户口,好在这里上学。”人民调解员王丽娟说道。

    武清,素有“京津冀走廊”之称,从这里的高铁站出发只需14分钟便会到达天津站,21分钟便会到达北京南站。凭借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武清区吸引了大批来自北京、河北、山东等地的人们,涉及房地产业的纠纷飙升至占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受理的民商事纠纷的三分之二。由于业主大多身处外地,不停地拨打电话便成了王丽娟等人民调解员工作的一种常态。

    “往往一个事要打三四个电话,我这电话有500分钟的免费通话,这个月才刚过一半,通话时间就没了。”王丽娟笑道。

    然而这种情况伴随着人民法院调解平台的建设,正在逐渐的改变。

    今年5月16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河西、河北、红桥、武清、静海、蓟州、汉沽、津南等8家试点单位,正式启动人民法院调解平台应用试点工作。当事人只需要在手机上下载人民调解平台的APP,就可以在上面约定调解时间,与人民调解员通过三方视频的方式进行线上调解。

    “我们的业务范围比较广,来回跑不方便,用人民法院的这个调解平台,我在家或者在单位就可以通过远程连线,上传材料,解决纠纷,非常方便。”人保财险蓟州分公司的法务谢科文说道。目前他已经通过该平台处理了十多个保险合同的纠纷。

    而在线调解平台可留痕、可追踪的特点,为法院量化诉调对接工作,统计调解案件数量和调解人员工作量提供了可能。

    “以前我们也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但是工作量无法体现,许多人不知道,我们自己也缺乏职业的荣誉感。现在,我们调解案件的情况都能在调解平台上显示出来。当事人看到我的调解工作做得好,就会主动找到我,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蓟州区法院调解员蒲彦文说道。

    人民调解平台的建设不仅提高了在线调解员的职业尊荣感,也为法院工作考核、褒奖先进提供了科学依据。从6月份平台上线运行以来,天津法院共汇聚146名在线调解员和25家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在线调解案件1341件,调解成功率达61%。

    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让家庭琐事不出户、邻里纠纷不出组、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带着“枫桥经验”给予的启示,天津法院在多元化解纠纷的道路上越走越稳,越走越快……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