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无标题
无标题
无标题
无标题
兄弟建房引发灭门惨案
无标题




2018年07月16日 星期一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兄弟建房引发灭门惨案
□ 陈美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为家破人亡,人去楼空的肖家房屋。王斯罗 摄

    “叮铃……”值班民警迅速拿起电话:“这里是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有话请讲。”“我杀掉了哥哥一家人,请你们处理。”这是2015年中秋节前的一天晚上,来自于江西赣南一个偏僻小山村的报警电话。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起灭门惨案?

    1 亲兄弟共同建房

    油山,巍峨雄奇。它以坚韧挺拔的脊梁,将我国南方版图一分为二,划作赣粤两省。

    油山村,就坐落在这片峻岭连绵的油山脚下。

    油山村三面环山,形成上、下坪两块较大山谷地,共有22个自然村。为了发展山区教育,1952年,人民政府在原私塾的基础上创办了上坪、下坪两所初小。此后,下坪小学又发展成为一所完小并附设初中。

    肖番明是下坪围里人。1976年,他被聘任为下坪小学民办教师。两个儿子肖一文、肖一武相继出生后,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兄弟俩培养成光宗耀祖的读书人。家校一箭之地,执笔是先生,荷锄当农民,教书种田,两得共乐。他勤勉敬业,教学相长,深受师生和家长的好评,之后转为了公办教师。他发自内心地感恩,决心扎根山区,在这块曾洒满了革命烈士鲜血的红色土地上,教书育人一辈子!春华秋实。看着自己的学生一拨拨走出大山,频频传来学有所成、业有所就的喜报时,他倍感幸福!

    但他也有遗憾,就是两个儿子未能如其所愿成为读书人,无论自己如何使招,就是恨铁不成钢。

    “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还当什么老师!”个别对肖番明有意见的家长和淘气的学生,尖酸刻薄,嘴不饶人。

    这话传到肖番明耳朵里,让身为教师的父亲面子上多少有点挂不住,甚而至于认为伤了自尊。

    “父不教子,从来如此!”肖番明气愤地丢出一句。学校同事看出了他的心事,宽慰说:“时代不同了,那句话应改它一改,叫‘万般皆上品,不唯读书高’。”

    肖番明想想也是,不求大富大贵,家和平安才是老百姓的幸福生活。两兄弟读书没出人头地,但安分守己,勤劳吃苦。肖一文结婚不久,肖一武又带回一个聪慧贤能的外省媳妇。两个儿媳妇为自己共生了五个孙子女。儿子媳妇外出打工,他老两口在家,众小绕膝,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两个儿子相继结婚成家后,一栋房子就显得拥挤。肖番明又单独另外盖了两间矮瓦房供俩老居住。兄弟两家共九人挤在一栋土坯房中。过日子,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偶尔也难免闹个别扭什么的,但还算家庭和睦。

    岁转乾坤,年入壬辰。转眼到了2012年。国家为振兴苏区,改善农民居住环境,决定由政府补贴,对农村土坯房进行改造。

    “每栋补助1.5万元,这可是从来没有过得好事情。”肖番明把儿子媳妇叫到一起,商量土坯房的改造事宜。

    兄弟俩一致同意,合伙共建。结构相同,共墙,兄从左,弟在右。

    “这就对了,住一起显得团结。你们外出打工,我们照料孩子。”肖番明表扬两个儿子。

    土坯房拆除后,肖一武一家暂和父母住在一起,肖一文一家借住进了在新建楼房后面伯父的一栋闲置土坯房。

    2014年初,一栋三层半的楼房宣告竣工。尽管没有装修,肖一武一家还是搬了进去。两位老人继续留在土坯房居住。

    肖番明妻子于1998年开始患病,先后几次住院治疗,2015年6月4日病故。

    俗话说,人情长,数目短;亲兄弟,明算账。新房竣工后,两兄弟算了一次经济账。

    “母亲住院、合伙建房共花23万余元,我哥哥拉回8吨水泥,支付现金2.6万元,父亲出了5万元,肖一文应补我5.5万元。”肖一武说。

    “父亲的工资我也有一份,凭什么我还要补钱给你?!”肖一文除了在算账时与肖一武争得脸红耳赤,在外也公然宣称,父亲处事不公,偏袒弟弟:“竟然做假账和父亲合伙欺骗掏我的钱,没门儿!”

    亲情之间出现了一道重重的裂痕,两家的小孩也因此不相往来,就连放学回家,也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2 嗔怒父亲有偏袒

    老伴新逝,厝山待葬。肖番明一直沉浸在丧偶之痛的阴影中!

    女婿家的闹心事,牵动着千里之外肖一武岳父母的心。2015年7月12日,肖番明应邀偕肖一武一家来到贵州作客。

    “清官难断家务事。兄弟间不能讲太多的什么理,应多讲点亲情,家和才能万事兴。亲家也要多往好处想,没有过不去的坎……”亲家热心热语开导着女婿一家人。

    肖番明是第一次去贵州,在那里度过了近半个月相对愉快的日子。回到家中,多日不见的大儿子视他们如仇人。

    “你不是有钱吗?”8月1日晚上,从不跟父亲打电话的肖一文在电话中气势汹汹地说,“给我1万块!”

    “砰砰砰!”肖番明还没回过神,急促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冇拿,我砍死你!”肖一文用柴刀猛烈捶打着房门。

    “开门,还是不开?!”肖一文在门外不断地高声催促。

    肖番明决定去开门。手刚摸到门闩,只听“砰”的一声:“我劈死你!”

    肖番明的手被沸水烫了似的猛然缩回——一把平头柴刀穿过木板门页,直愣愣地对着他!

    肖一文仍在门外不依不饶地骂骂咧咧:“明天我还来。去报派出所啊。家丑不可外扬。说出去,人家也不会说你好。再说,警察也不可能搬到你家里办公! ”

    山村,死一般的沉寂!肖番明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痛苦地瞪着天花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明天我还来!”肖番明在睡梦中被这句话惊悸得猛地坐了起来。“必须天亮之前出去!”凌晨4时许,肖番明像越狱的囚徒,匆忙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报案?不行,家丑不可外扬!

    肖番明在外躲避了一星期。

    “杂毛,1万不给,今天要3万,冇钱拿,我用汽油烧死你!” 27日晚上11时许,肖一文一边捶门一边喊。

    肖番明躲在屋里不敢出声。突然,窗户出现火光。肖番明迅速舀水把火扑灭——门,烧出了一个大洞!

    向村干部反映?不行,家丑不可外扬!

    “杂毛,1万、3万不给,这次要你10万。冇拿,看我叫人把你这茅棚围掉去!”9月8日凌晨,肖一文疯了似的在肖番明的门前叫喊了几句!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肖一文又不停地拨打肖番明的手机。他三番五次鼓足勇气,颤抖着手指欲按下接听键,但……

    3 兄弟矛盾酿惨案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身棉袄,如果一儿一女多幸福!被家庭矛盾搞得焦头烂额的肖番明一肚子话憋在心里。

    “你虽然有两个儿子,最后是无子送终。”肖番明回想家里发生的一切,联想起了一个占卜问卦的先生曾经毫不客气对他说的这句话。迷信,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信,会无子送终,还是……父亲还没想明白,儿子却越想越气。

    “钱不拿,电话不接!看我怎么治你!”9月26日下午5时许,肖番明和肖一武的一对儿女在一楼客厅看电视。肖一文拿着柴刀跨进来:“杂毛,今天我就要销你的票!”边说边朝肖番明走去。肖番明腾地一声站起来,绕着桌子躲避并乘机跑出了大门。哗啦一声,肖一文将餐桌掀翻。

    6时许,肖一武回到家中,见餐桌翻倒,杯碗碎地,一片狼藉!

    “是大伯把餐桌掀翻的。”儿子哭着告诉父亲肖一武。

    肖一武妻子王慧燕从外面回来,见状,含着眼泪带着儿子上了楼……肖一武将餐桌扶了起来,出了门。

    “你为什么掀翻我家的饭桌!”肖一武站在哥哥的家门口大声责问。

    肖一文从屋里冲了出来,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你是不是想死!”说完又进了家里。

    不好,他去拿刀! 肖一武迅速跑进了自己家中。果然,肖一文持刀从后面追了进来。

    肖一文是在妻子辱骂肖一武的声音中冲出家门的。她哪里知道,就在肖一文一去不返命赴黄泉之后,只图嘴上痛快的她也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

    此时,天空乌云密布,这个山野小村似乎被笼罩在阴霾之中。

    肖一武冲进家里,迅速拿起一把柴刀。女人的辱骂成了男子决斗的战鼓——两兄弟持刀围着餐桌追逐着……肖一武从肖一文的身后朝肖一文的头部一刀下去,只听“啊”的一声,肖一文本能地一个趔趄走到墙边,肖一武上前又砍了数刀……

    肖一武完全被自己的疯狂之举吓懵住了,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尸体,大脑一片空白。

    “我杀人啦!”肖一武从杀人梦中醒过来,女人的辱骂声再次飘进他的耳朵。

    “还在骂?!”肖一武转身跨出家门。

    肖一武与她面对面。他一手提着刀,一手指着肖一文妻子,牙齿咬得咯咯响:“你再骂一句!”

    也许,她没有看见杀人凶器;也许她看见了,才更加愤怒;也许,她认为已经杀了一个,不可能再动手。

    她,毫不示弱,对着凶手张开了

    口; 他,毫不手软,对着骂者举起了刀……

    一双侄子女在旁边亲眼目睹了母亲惨遭叔叔杀害,他们被暴行和血腥吓得竟然忘记了逃避,怔怔地站在那里。肖一武又连杀了这二人,之后进入饭厅,向最后一个侄女举起了屠刀……

    “爸,你可以回家了,哥哥一家都被我杀掉了!”接下来,就是文章开头的报案一幕……

    一副手铐两个圆——为一个家庭悲剧画上的句号!

    4 唯余亲人徒伤悲

    肖一武被警察押解着朝警车走去,王慧燕默默地跟随在后面。

    “这件事伤害了你……但,一切都晚了。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再找个好男人……”

    她不停地拭泪。

    王慧燕收拾完客厅,拾掇好行李,情不自禁地放声大哭起来。一对儿女,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悄悄地流泪。

    天亮了。肖番明从外面走了进来,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但嘴上还是问:“今天是团圆节,你……”

    王慧燕抽泣着,“爸,原谅媳妇的不孝……”她背着包,领着孩子,凄凉、悲惨而痛苦地一步一回眸——

    别了,给过我温暖的家;别了,最终彻底伤害了我的地方!

    王慧燕领着孩子转过身,对着肖番明深深地鞠了一躬。

    “爷爷,我不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孙子说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不哭,听妈妈的话,想爷爷了,就打电话,啊!”

    肖番明依依不舍地把媳妇和孩子送到村头。王慧燕转头“扑通”一声跪在家公面前;一对孙子女也跟着跪了下去。

    肖番明扶他仨起来。孙子、孙女抱着爷爷不肯放手。

    “你再找个好人家,是我们家对不起你。到了家,报个平安!”

    “爸,我就是你的女儿,如你来贵州,我养你的老。”

    肖番明轻轻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头,老泪纵横,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送走了儿媳妇和孙子女,肖番明回到了老房子。楼房近在咫尺,坚硬、冰冷、无情地注视着房子里的老人。

    家丑不可外扬?如今,家破人亡,人去楼空!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案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我的杀人动机很简单。杀肖一文时没想什么,一时冲动;杀董桥妹是因为她不断地骂我,一时气愤;杀三个小孩,是因为觉得他们的父母都不在了,留在世上可怜,一时糊涂。”肖一武在法庭上供述。

    三个“一时”,五条生命!因为自己杀死了他们的父母而觉得他们可怜,又因为他们可怜再将他们杀死!多么复杂的人性,多么荒谬的逻辑!

    辩护人提出,被害人一系列的行为对矛盾的引发和激化负有责任。被告人孝敬父母,投案自首;犯罪后果严重,但罪不当死。

    关于两个儿子的表现,肖番明陈述:“1998年至2014年,我妻子患病先后三次住院治疗,出院后在家卧床不起,大多是肖一武一人护理。建房时,一直是肖一武操办。2015年正月,肖一文怕承担照料母亲的义务,竟提出分家。肖一文在外打工,不仅不寄小孩的生活费,连读书的学费都是我交。2014年,肖一文在家打牌赌钱,游手好闲,饭做好就回来吃,吃完饭就走。”

    法院认为,肖一武与肖一文产生家庭矛盾,杀害肖一文后又滥杀无辜,造成三名未成年子女在内五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手段特别残忍,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被害人在直接起因上虽有明显过错,肖一武犯罪后投案自首,但不足以减轻其罪责。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肖一武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肖一武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世上所有的杀害,结果都是双向毁灭!近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核准裁定,肖一武被依法执行了死刑。

    普法讲堂

    故意杀人,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属于侵犯公民人身民主权利罪的一种。是我国刑法中少数性质最恶劣的犯罪行为之一。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案被告人故意杀害的是自己的亲兄弟一家五口,因而更加使人震惊和痛心。

    本案也是典型的在“家丑不可外扬”思想支配下酿成的家庭悲剧。何谓家丑,见仁见智。不外扬,有时成为了恶行的背书和丑人的洗白。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不和,社会难稳。家和万事兴。但无论是家庭问题还是社会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发生在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矛盾和纠纷,应及时疏导和排解,防患未然。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