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格言录
《红楼梦》家族规范中的“男女有别”
中世纪欧洲判决的两则爱情故事




2018年07月13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世纪欧洲判决的两则爱情故事
——在入世与出世之间
谢可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炽烈的爱情从来只属凡夫俗子,僧侣们似乎生活在清心寡欲的另一个世界。不过,这两个世界也并非截然分离全无交集。虽然热恋中的人们都祈愿长相厮守,但终究会有“累觉不爱”想抽身逃离的那一天吗?若然,则舍弃红尘是一种理性的选择吗?或者,如有僧人不守清规,利用捉刀之便,助人横刀夺爱,搅乱世间浑水,让这本不平静的情天恨海更添波谲云诡,又当如何处置?……在入世与出世之间,要想进退从容,谈何容易!

    清官难断家务事,是非功过任评说。本文现从中世纪欧洲某些法庭的判例中选取两则在入世和出世之间的爱情故事,以飨读者。

    故事一:负情债遁入空门,问可否回头转身?

    原告是一位女子,她与被告缔结了爱情契约。他们已献身于彼此,并按当时通行的仪式在见证人面前立下海誓山盟:无论身处何种逆境,都应互相忠诚。但此后不久,两人发生了争吵。尽管据原告称,只是因为鸡毛蒜皮引起的口角。一怒之下,年轻人拂袖而去。他在冲动中加入了一个修道会。

    原告想要的是一个了断。她特别请求判令被告离开修道院,要么再续前缘,要么让她从誓言中彻底解脱。她希望全心去爱,或者重新再爱——如有必要的话。即便情况确实如此,她也想亲口听他说他新的精神之爱已经永远取代了他对她的情欲。正所谓新欢驱旧爱。

    修道会代替年轻人进行了答辩。他们说他的入会仪式业已完成,他已发誓遁入空门,现在他最不需要的是被他过去的错误、曾经的爱人及其他荒唐的情事所袭扰。特别是,这个新入会者宣誓的誓词之一便是不再与任何女性来往。他已发誓不再和女人见面或说话,现在想要打破誓言为时已晚。毫无疑问,根据誓言他也彻底断绝了与原告的关系。这一清楚而无可辩驳的结论无需重复。被告割舍了生活也割舍了爱,他摒弃了世界也摒弃了女人。

    原告的答复首先是,根据她的经验,把被告的誓言看得太重是危险的——不管是对她的还是对修道会的誓言。他易于冲动行事,此前他也已自食其言。

    其次,她只想让他面对她,告诉她一切都已结束,他说的话也不算数,这样她就能从誓言中解脱出来。他应当亲自出庭,按照绝交的适当礼仪,撕毁他们之间的情书并解除誓言。

    判决如下:修道会须将被告本人带至法庭。他们可以蒙住他的眼睛,这样他就无需面对自己的旧情人,但仅此而已。此后修道会的人应离开法庭,让年轻人自己向原告陈词。此判。

    感情的事勉强不了,法律也不能强人所难。情海风波恶,人间行路难。人们应做能做的仅仅是,忠于自己的内心。而这样做的前提又是,要清楚自己的内心究竟想要什么。所以,请不要忘了希腊人的古老教诲:认识你自己。有道是:

    若然不胜世间烦,山盟海誓为哪般?

    一朝情海风波起,欲弃红尘也万难。

    故事二:深套路偷心窃爱,假传书拆散鸳鸯

    原告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年轻人,被告是他的一个密友,原告和被告分享了很多秘密。两人形影不离,原告对被告百分百信任,向他诉说内心的秘密,包括讲述自己的感情生活,被告则专心倾听并抚慰这位因陷入与一位绝色女子的异地恋而饱受煎熬的朋友。被告对朋友的痛苦和渴望似乎感同身受,为他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被告终于从朋友口中探知了那位女子的芳名。他于是利用已掌握的有关她的一切信息去引诱、追求她。

    给予致命一击的是一封假书信。被告瞒着原告,找到一个欠他人情的僧人,并说服这个僧人伪造了一封冠以原告之名的盖印信函。在这封假信中,原告告诉女子说他们的感情已经结束。当然,这些全不是他的初衷,他根本不可能说这些话。

    信由僧人送给了女子。女子读信之后一度昏厥,并在一段时间内卧床不起。她无从得知此信系伪造,她对之深信不疑,以致痛苦不堪。被告去看护病中的女子,并借此逐渐博得了她的好感。在女子健康恢复之际,她和被告已经成为情侣。

    原告对这些假信一无所知,事实上他也想象不到他的爱人经历的这一切,所以下次见面时,他仍像往常一样接近她,但她却不理不睬冷若冰霜。在他的一再追问下,她回答说自己宁愿置身火海也不愿再对他说一句甜言蜜语。之后每次再碰到原告,她就和被告一起对他公开嘲讽,并在他离开时对他大肆辱骂。他无法理解她的行为,便最终走上法庭去讨个说法。为了解释自己愤怒的缘由,女子拿出了假情书,这便是本案的由来。

    被告被责令出庭,但他却逃往修道院寻求庇护。法庭进行了缺席审理。在听取申诉并审查证据之后,法庭判原告胜诉。信件被象征性地拿到法庭上撕碎并焚烧。该女子被判令与被告断绝关系并向原告赔礼道歉。法庭缺席判决,判令被告手持火把赤足行走于女子的室外,当众宣布自己错误、恶意且不当地欺骗并背叛了自己的朋友。他应当认罪并寻求宽恕。此外,被告还被判令支付了一大笔罚款。

    鉴于本案的严重性,僧人也因其在背叛中所起的作用而被带至法庭。法庭当着他的面宣布,凡与爱情有关之事宜,任何人一概不得将其使命或信函托付于僧侣办理。修道院并非传达世俗之爱中驳杂信息的适当途径。情侣们如果不想上当受骗,就应另觅表意传情的更佳方式。

    中世纪时的修道院是各类文书的缮写室,教会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抄写员的培训,也控制了大部分文书的写作,所以由僧人来撰写和传递情书也就不足为怪了。但本案中的僧人以假传书信的方式干预并扭曲世俗之爱,实属不守本分的行为。另外,从一定意义上说,原告也因疏于防范,才给了他那位别有用心的朋友可乘之机。他早该明白勿与太多密友分享爱情的道理。有道是:

    友情爱情孰更真?僧世俗世共浮沉。

    爱恨由来差一线,最怜天下有情人。

    (作者单位:上海政法学院)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