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社交媒体直播庭审的现状及规范
“世界杯” 场内场外的 “法”与“罚”
需被深度挖掘的清末“修律大臣”




2018年07月13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需被深度挖掘的清末“修律大臣”
本报实习记者 冼小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为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金井胡同的沈家本故居。资料图片

    “老师,沈家本代表的法理派最后为何会被推翻?”

    每学期中国法制史的最后几堂课,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的年轻教师范依畴都会被学生问及类似的问题。在学生们看来,清末以沈家本为首的法理派提出的修律建议十分先进,应该得到推崇才是。范依畴却解释道,我们很多人不理解当时的背景,法理派想做成一点修改都十分艰难,更何况是五点修改?

    也许更多的原因,仍在于后人对修律大臣沈家本的认识太少。“教科书里对沈家本的介绍,也就一两页纸。”法学界专家、学者纷纷表示。

    但这个情况正在逐渐改善。近年来,与沈家本有关的书籍、视听作品等陆续面世;教授、专家们不遗余力地通过授课、讲座等形式介绍这位著名法学家;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金井胡同的沈家本故居正式对外开放……沈家本在推动中国近代法治进程上作出的卓越贡献,如今已浮出水面。

    被重新挖掘的历史人物

    “知道沈家本吗?”

    文革后期的一天,蔡小雪来到姑姑家中,还未被“解放”的姑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这是蔡小雪第一次听到“沈家本”这个名字,他和姐姐沈小兰都感到茫然:“不知道。”

    姑姑这时告诉蔡小雪,他们是沈家本第五代孙。而在这之前,父亲从未在蔡小雪面前提起这位祖先。

    因为与沈家本的血缘关系,蔡小雪在姑姑的建议下报考了法律专业,从此就与法律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大学时期,汪汉卿教授用一堂课专门介绍沈家本的法律思想,深深触动了蔡小雪。可后来他渐渐发现,无论是法官,还是法学界的学者和学生,对沈家本的认识仅局限于“清末法学家、修律大臣”。

    后来,蔡小雪成为最高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为让世人了解沈家本与中国法治进程的艰难,他与沈小兰一同撰写了《修律大臣沈家本》一书,于2012年出版。近日,在以“沈家本与中国近代法治”为主题的北京市法学会中国法律文化研究会年会上,蔡小雪与众多学者分享了自己写书的缘由。

    蔡小雪重新认识沈家本的故事,是这位著名法学家被再度挖掘的一个缩影。这位曾被一笔带过的历史人物,到底经历了什么?

    沈家本是中国近代第一位“最高法院院长”,在清末立宪官制改革中出任第一任大理院正卿,可他的前半生经历了很多苦难与磨炼。沈家本生于1840年,24岁进入刑部,担任职位低微的司员,43岁考取进士,53岁才正式步入仕途——天津知府。4年后,调任保定知府。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保定府,沈家本被联军囚禁,侥幸逃过被处死的危机,重获自由后奔赴西安。

    命运的转机来了。1902年2月,张之洞、刘坤一、袁世凯三总督保荐沈家本与伍廷芳出任修律大臣,此时的沈家本已年过六旬。“他对我们这个古老民族最重要的贡献,却是从这时开始的。”蔡小雪指出。

    沈家本的曾孙、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沈厚铎表示,沈家本自己并没有“推动法治现代化”的想法,但历史选择了他,而他亦积极参与修律过程,希望通过法律实现救国理想。

    肩负起修律的重任后,沈家本面临着重重障碍。

    一波三折的修律过程

    多年的仕途经历让沈家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时积极向西游归来的法律学者伍廷芳学习,研究西方法律的优良之处。1905年,沈家本与伍廷芳制订出一系列律例,其中最重要的则是向朝廷上呈了《删除律例内重法折》,力主废除凌迟、枭首、戮尸、缘坐与刺字等酷刑。

    可没想到,1906年初,伍廷芳不堪忍受朝廷的保守,以为父母修坟为由,拂袖而去,只剩下沈家本一人。表面温和的沈家本有一颗坚定的心,他连续向朝廷上呈了一系列有关法律改革的奏折,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大清刑事民事诉讼法草案》,并撰文《禁革买卖人口变通旧例议》,力主废除奴婢制。

    沈家本的修律之路充满坎坷。他追求官民平等、男女平等,动摇封建政权的统治根基,遭到朝廷上下的重重阻拦,被怒斥为“革命党”;他不懂外文,便大力起用年轻学者,给出高俸禄,反对声音四起……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孙家红讲到一个细节:昔日手下曾在一份公告文末后手写称沈为“叛徒”,而此时沈家本仍在世;副研究员高汉成亦补充道,沈家本昔日同窗刘廷琛曾批评沈的修律过程,用语可是“相当不客气”。挑战、考验、压力,沈家本的身边几乎都是敌人。

    但沈家本只是一个热忱的改良主义者,他并非要推翻古代传统制度,而是根据朝廷交给他的任务——会通中西,积极投入修改律法。他熟悉传统文化,亦以开放的胸怀学习西方法律思想。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柴荣分析道:“沈家本十分肯定古代制度里的优良部分,比如唐代的死刑复奏制度。”她还表示,沈家本撰写《历代刑法考》,他是中国法律史的首创者。

    沉着冷静的沈家本顶着压力,努力修订出一系列与世界接轨的法律条文,《大清刑事民事诉讼法》《大清现行刑律》《大清新刑律》《法院编制法》《违警律》《国籍法》《大清刑事诉讼律草案》《大清民律草案》等,逐一面世。

    随着专家们的潜心挖掘,百年后的我们终于了解到这段历史,对沈家本有了颠覆性的认识。柴荣认为,曾经在人们的印象里,沈家本的历史地位远在张之洞之下,而今却成为推动中国法律现代化进程的第一人。在“沈家本与中国近代法治”主题年会上,年轻的学生们纷纷表达着对沈家本的敬佩之情。

    不过正如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姜栋所言,国内缺少对近现代法律人物的深入研究。蔡小雪与沈小兰所写的《修律大臣沈家本》,沈厚铎主持整理编校的《沈家本全集》《刑案汇览三编》等,用客观的语言还原了真实的沈家本,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头。

    期待有更多研究沈家本的著作面世。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