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最高法四巡举办“巡回法庭初体验” 公众开放日暨第二批法律实习生结业活动
绿色屏障岿然屹立
“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护的多重路径”研讨会举行
贵阳公检法通告打击拒执行为
代表委员见证夜间执行
为了工人们脸上的笑容
我现在过得很好,谢谢你!




2018年06月23日 星期六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现在过得很好,谢谢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省丹江口市人民法院民四庭法官 吴晓菲

    “吴法官,我现在过得很好,谢谢你!”6月12日,电话回访案件当事人时,一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的原告曾某连连向我致谢。

    我清楚地记得曾某第一次来找我时的样子:皮肤黝黑,身体消瘦,走路重心不稳……我连忙招呼曾某坐下,耐心听他倾吐一肚子的苦水。2015年,他在某劳务公司承包的工地上干活时,被运送混凝土砂浆的装载机碰伤,住院32天,后经鉴定为九级伤残。因户口属性问题,他一直未能和该劳务公司达成赔偿协议,只得向法院求助。一审法院根据事实和证据,判决该公司除去垫付的医药费6.1万元,还应赔偿他4.5万元。上诉后,经二审法院主持调解,他与劳务公司签订了一次性支付7.2万元的赔偿协议,并撤回上诉。

    “谁知道公司不讲信用,不按协议履行义务。”曾某气愤不已,拿着调解协议书再次起诉要求赔偿。如此一波三折,原本有轻微智力障碍的曾某已身心俱疲。

    “我只想请求法院还我一个公道!”曾某表示,自己无儿无女,是精准扶贫户,致残后,生活举步维艰,全指望着赔偿款过日子。听着曾某的悲惨遭遇,我的怜悯之情愈加强烈。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曾某尽快拿到赔偿款。

    我立即电话联系劳务公司,但公司负责人态度蛮横,拒不答应调解。我没有气馁,此后又多次登门拜访,希望公司出面解决此事,但未能协调成功。开庭当日,公司负责人依然没有露面。看着“等米下锅”的曾某,我于心不忍,拿起电话,再次联系公司负责人。顶不住我的执拗,该公司委托员工汤某全权处理此事。

    下午3时,在调解室,我向汤某简要介绍了案情和曾某的生活现状,希望劳务公司能大度一点儿,以了结此案。没想到,还是因为曾某户口属性的分歧,双方就伤残赔偿金数额达不成一致意见,调解陷入僵局。我找来城区规划建制图及曾某所在村开的证明,向汤某讲明可能的判决结果,同时情理法理双管齐下,试图“攻下”汤某。

    功夫不负有心人,下午6时,在我的居中调和下,双方达成了一致协议,该劳务公司一次性支付给曾某7.6万元。怕公司再次反悔,也怕曾某生活难以为继,我要求汤某当庭兑现。跟着汤某到银行后,银行早已下班,只能在ATM机上取款,当日限额2万元。我又陪着他跑了三家银行,终于把钱凑齐了。当赔偿款交给曾某的那一刻,我看到他眼角闪烁着泪光,竟一时哽咽。至此,这桩历时近3年的索要赔偿款的案件彻底了结了。

    案子顺利完结了,但我的心却不能平静。作为法官,我们见证了太多曾某这样的弱势群体,也许我们无法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获得满意的结果,但我们却可以用我们最真挚、最真诚的爱心,尽己所能为他们争取最大的利益。

    蔡  蕾  杨青伟/整理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