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格言录
写好“人”字最后一捺
孔子办案与德法并举
秋后问斩于菜市口的玄机




2017年09月01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写好“人”字最后一捺
杨立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凡懂一点书法的人都知道,越是简单的字越难以写好。比如一个“人”字,一撇一捺而已,但要写出其内涵与神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也有过这种困惑,后来,一位书法前辈的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书法如做人,人成则书成,否则,技法再高,写出的字没有精气神,一辈子充其量只是一介书匠而已。

    由此突然让人想起一篇文章,题目是《画好“人”字最后一捺》,该文是纪念我国文化学者、著名“七月”派作家、翻译家、前复旦大学校长贾植芳先生的传奇人生和高尚品质的。他曾说:“既然生而为人,又是一个知书达理的知识分子,毕生的责任和追求就是努力把‘人’字写得端正一些,尤其是到了离火葬场日近之年,更应该用尽吃奶的最后力气,把‘人’字最后一捺画到应该画的地方。”

    贾先生一生坎坷,经历了人生的“八十一难”,几度牢狱。值得大书的是“胡风案”中他的表现。贾老跟胡风关系很好,1936年,他的第一篇短篇小说《人的悲哀》就是胡风给他发表的。小说发表后,胡风给他寄来了30元稿费,还给他写了第一封信,从此他就跟这位“左翼文艺理论家,鲁迅先生最亲密的助手”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交往。1947年9月,贾植芳被国民党中统局抓了,关在上海。胡风为营救他,发动很多方面的人,直到1948年冬,贾植芳才走出监狱。后来,贾老在他的小说的后记中表达了对胡风的“终身感激”之情。

    可是,几年后厄运再次降临。1955年,发生了著名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专案组问他“胡风搞的是什么阴谋”,并要求他揭露胡风反革命罪行,贾植芳义正辞严地说:“胡风是按正常组织手续向中央提意见,又不是马路撒传单,怎么是搞阴谋?”后来,贾老回顾这段历史时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为了整个国家,我应该站出来说话,我的朋友没有做错,他是个好人,我不能出卖他。”

    这就是贾植芳,不管面临来自哪方面的威逼利诱,宁愿一辈子坐牢,他都不说一句违心话,也决不出卖自己的祖国,不卖友求荣,不出卖自己的信仰。2008年,一生清白、一身傲骨的贾先生走了。

    “人”字撇出去容易,把最后一画捺好却何其难矣!由此笔者想起了现实生活中的某些官员。人字的一撇,书写得可谓精彩潇洒。可是,当他官越做越大,权力越来越大时,面对权力、金钱、美色的诱惑,逐渐放弃了人生的理想、法律信仰、做人良知,不仅没有画好“人”字的最后一捺,反而将“人”字写成了“鬼”字,最后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人道如书道。欲写好一个“人”字,必先正其心,端其身,沉其气,凝其神,一撇一捺、起承转合莫不遵乎法度, 唯其如此,字,方能显出精气神;人,才能完善其人格,仰无愧于天,俯不怍于地,行无愧于人,一个大写的“人”字才能立于天地之间。

    (作者单位:湖北省安陆市人民法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