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盘活“僵尸企业”,一场拯救与淘汰的战斗
打工者离婚案攀升令人忧
破产审判的“司法供给侧”改革




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盘活“僵尸企业”,一场拯救与淘汰的战斗
本报记者 孟焕良 本报通讯员 袁小荣 邱春燕 文/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衢州府院联席召开“僵尸企业”盘活重组工作推进会。

    日前,在刚刚破产审结的浙江诚诚化工公司原址,年产2万吨液体硅橡胶、年销售收入近5亿元的项目动工。这是广东省深圳市森日有机硅公司竞拍收购后投资盘活的30亩用地。

    自去年年初,浙江省衢州市全面实施“双百”僵尸企业盘活工程,确保三年内全市盘活200家。截至今年8月,衢州两级法院受理破产案件100件,超过过去7年间受理案件总和,其中审结43件,共化解银行不良资产12.31亿元,盘活工业用地1477.1亩,工业厂房43.47万平方米,成功引进32家企业。

    主动申请少? 执破衔接导入破产程序

    据了解,2007年我国企业破产法实施,但2008年至2013年间全国破产案件每年徘徊在2500件以下,而同期工商行政机关处理的企业吊销、注销数量每年70万至80万件。相当一批经营不善且已符合破产条件的企业,没有依法适用破产程序退出市场。

    “囿于我国缺乏宽容失败的社会共识,有些债务人耻于申请破产,有些债权人出于种种现实考虑也不主动申请破产。”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魏新璋说,为破解申请人缺位难题,衢州法院对确无履行债务清偿能力的债务人,通过执行程序和破产程序的衔接,引导其进入破产程序。

    为规范执破衔接机制,衢州中院制定《关于规范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衔接工作的操作指引(试行)》,明确执行案件移送启动破产程序的具体流程和处置规则,对于明显符合破产条件的企业,在执行程序启动时即向申请执行人释明是否同意由执转破。

    诚诚化工原本就是这样一个“僵而不死”的公司,被多家债权人起诉、执行,衢州中院经初步审查发现,“诚诚化工已严重资不抵债,符合破产条件。”法院遂及时启动执破衔接机制,引导债权人提出破产清算申请。

    去年7月30日,衢州中院裁定受理诚诚化工破产清算案,并于同日指定管理人,成功在两个月内完成公司接管、债权申报及审查等工作。

    据统计,2015年至2016年5月,衢州法院受理100件破产案件中有67件是在执行程序中通过向当事人充分释明后,引导当事人申请进入破产程序,超过2/3。其中衢州中院受理的13件破产案件有10件通过执破衔接导入,改变了破产启动难的困境。

    为实现申请人主体的多元化,今年3月24日衢州府院联席会议上,就探索社保、税务、电力等部门作为“僵尸企业”破产申请人达成共识。

    民间借贷恐慌蔓延?

    简易程序“能快则快”

    破产案件审理时间过长是债权人申请破产积极性不高的重要原因。衢州中院制定《关于破产案件简易审操作流程》,从适用范围、简化审理程序、降低破产费用三方面对破产案件简易审作出详细规定。

    同时,破产案件各方利益交集,特别是融资难等问题导致中小企业深度介入民间借贷,部分关联企业存在着企业互保、联保等情形,容易导致资金链断裂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因此,一旦企业破产,极易引发互保企业恐慌、职工信访等,而且一个破产案件可能会衍生不少其他诉讼案件,这就要求破产案件“能快则快”,促使各方利益尘埃落定。

    2014年4月,金山虎及其两家关联公司因资金链断裂申请破产,初步核查发现,负债总额达4.2亿多元,其中金融债权3.77亿元,共涉及全市12家银行。为其提供直接担保的企业有7家,涉外围担保的企业达40多家,其中不乏龙头企业。

    金山虎破产后,会不会引发连锁反应,牵连其他企业破产倒闭?涉及银行较多,会不会影响本地金融环境?这两大问题是政府当时最大的担忧,处理稍有不慎,都将直接影响江山未来经济发展。

    “处理企业破产案件一定要快,一方面,可以尽快恢复本地金融单位支持实体经济的信心;另一方面,迅速割断担保链条,通过贷款平移、核销等方式,妥善处理巨额债款。最为重要的是,稳定破产企业现有员工,并快速寻找到新的合适的战略投资人,让企业尽快恢复生产。”江山法院副院长徐根才说。

    为此,江山法院及时裁定对三家关联公司按照实质合并原则进行清算,并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提交并通过了破产财产变价方案。同时,财产申报、资产评估、招商引资等工作都提前开展,为下一步及时拍卖,引进战略投资者,安置工人、恢复生产腾出了时间,大大缩短了破产工作进程。

    当年8月13日,破产资产顺利拍卖成交。投资者注册了浙江金山虎电工科技有限公司,并注入资金1亿多元,新上两套生产设备,原有的工人大部分回到新企业上班,原有的商业渠道也都得到保留。

    2015年至2016年8月衢州法院审结的43件案件中,有11件运用简易审,在案件受理后两个月左右即通过破产财产变价方案。

    重整成功的少?

    “共益债务”助力成功率提升

    在衢州法院已审结的43件破产案件中,大部分以破产清算终结。只有2家企业重整成功,其他案件有的仍在重整程序中,有的因重整不成功,最后转入破产清算程序结案。

    重整成功率低的原因在于,有的破产企业产能落后,难以吸引有效投资,由于战略投资人缺位至今无法通过重整计划;有的破产企业信用度差,再融资及业务拓展困难;有的银行作为抵押债权人,因重整期限长,不确定因素多,不愿意表决通过重整方案。

    浙江永易房地产开发公司差点也因融资困难难以重整。2014年10月,永易房开公司发生资金链断裂,导致其开发的“美丽东城”楼盘项目停工,引起购房户极大恐慌,并发生多次群体上访、闹访事件。

    2015年1月28日,衢江法院裁定受理永易房开公司破产重整案。为充分保障购房户的合法权益,当务之急是尽快实现楼房复工建设。何处融资?

    “由于企业已陷入破产境地,出于资金安全的考量以及现有法律规定的限制,借款人担心新的借款若作为普通债权对待,日后恐无法安全退出,但若想作为共益债务优先受偿,又不符合我国企业破产法关于共益债务的规定。”衢江法院院长程品方说。

    该院一方面从企业破产法立法初衷出发,认为基于全体债权人共同利益产生的债务也可认定为共益债务,同时对共益债务的认定设置了严格的标准:一是让债权人自主决定是否要对外举债用于企业的后续经营,二是准确界定举债行为是否为了债权人的共同利益。

    为此,该院指导管理人采取以建筑施工方为主体对外融资、债权人大会及债权人委员会决议方式,通过融资用于公司继续营业,并由法院裁定上述融资借款本息为工程垫资款性质的共益债务,扫除了融资的障碍,共向两家金融机构成功融资5000万元用于后续建设。目前,该楼盘建设进度和销售情况良好。

    破产财产处置难?

    司法网拍+政府收储

    僵尸企业资产能否及时处置,能否引进优质投资,是决定整个处置工作优劣的重要环节。

    衢州中院三次将浙江天鼎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破产案件的工业用地及厂房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公开拍卖,经过三次拍卖均因无人报名导致流拍。

    由于天鼎机械制造公司的厂房租赁给他人,签订了20年租赁期,囿于“买卖不破租赁”的实体法规定,租赁方以全额返还租金、赔偿损失为筹码拒不搬迁,给资产处置增加了难度。

    为了破解资产处置慢、处置难、处置价格低的难题,衢州中院做两手准备,首先通过司法网拍零佣金、透明、高效、竞价充分的特点,有效实现拍卖价格最大化和拍卖成本最小化。

    但经济下行背景下,破产企业资产流拍、无人接盘渐成常态。衢州法院积极与当地政府、开发区沟通、协调,建立工业用地蓄水池。对有处置难度的土地和房产,在三次流拍后由国资公司以不低于三拍的保留价收购,待适格投资者出现后转让。如通过政府收储的方式盘活浙江格鲁斯新材料有限公司3万多平方米土地使用权,欠付工资也得以清偿。

    在国有资金适时介入下,目前衢州市区以成本价收储土地16宗共715.22亩。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