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这个周日,许多人没有休息
法治新媒体的拓疆者
写给天堂里的父亲




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写给天堂里的父亲
陈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昨晚我又梦到您了。梦到您在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后,睁开了眼,扶着床边坐了起来。您说您饿了,我端着一碗馄饨一口一口地喂您,就像小时候,您端着刚蒸好的鸡蛋羹,一口一口地喂我。

    爸,您还记得吗?我到北京工作的前一天,您把我带到您的办公室,指着满墙各种各样的奖牌对我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你爸这一辈子挣不了多少钱,也当不了多大的官,这一墙的奖牌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成就。你一定要记住,你是我陈海发的女儿,无论做什么,都要努力做到最好,要让别人挑不出毛病。”

    爸,十几年来,您的话我一直记得,从不敢忘记。2013年10月那天,您打电话告诉我,您要调到北京工作了,您知道我听了有多高兴吗?我一个人在北京工作了11年了,咱们终于可以父女团聚,能够天天在一起了!可我没想到,为了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微信上线的事情,您忙得脚不着地,想要见您一面都困难。

    每天下班后我悄悄地到您办公室,您不是在外面联系各项事宜,就是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我还没说上几句话,您就说:“你赶紧回去吧,我这儿正忙着呢。”

    爸,我知道,您太忙了。那段日子,为了官方微博及时开通,您每天要熬到凌晨两三点钟,实在累了,就在办公室的小床上躺上一会儿。即使睡觉的时间也要把几个手机都开着放在枕边,一旦有事,立即起来处理。您常常是凌晨才睡下,四五点钟又起来忙了。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就是年轻小伙子也受不了呀,何况您已经是个年近六旬的老人。我这个做女儿的,怎么能不心疼?我劝您不要太拼命,悠着点。可每次您都反过来训我:“工作就是工作,都像你说的悠着点吊儿郎当的,什么事也干不成!”

    去年3月,单位组织体检,我看您迟迟没去,到您办公室提醒您。您却笑着说:“我的身体好着呢,比你们都壮实。”我再劝,您就有点急了:“妮儿呀,你不知道爸爸有多少事要做,最高人民法院把你爸爸调过来是干工作的,现在这么多事情等着我做,哪有时间呀。”

    爸,您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吗?如果我知道,说什么我也会坚持!那样,您的病就可以早一点发现,也许,您就可以不走了!

    去年7月14日,您让我陪您去医院。当时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您的身体一直很好,除了那次阑尾炎手术之外,从来没有进过医院。

    那天在协和医院,郑医生给您做了检查后,让您在休息区休息,带着我去收费处交费。到收费处旁边,他悄悄告诉我,您得的很可能是直肠癌!

    爸,您知道吗?我当时觉得整个天都塌了!可我不敢哭,我怕您看到。我就呆呆地愣在那儿,一步也走不动。

    为了不让您心理压力太大,我向您隐瞒了病情。所有的化验结果不敢让您看到,我说,您忙,像取结果这样的小事都交给我吧。您知道,当我看到您不仅是直肠癌,而且伴有多发肝转移,已经是晚期时,我有多心疼。我独自坐在协和医院的椅子上哭了半个小时,然后擦干眼泪,回到办公室,笑嘻嘻地对您说,没事,小问题。

    爸,您患病后,每次陪您去医院,看着您一边化疗,一边用另一只手翻看着手机微博,您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吗?

    我一次又一次地劝您先把工作放放,养好病再做,您每次都说:“我现在又不是干不动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得把我的工作干好!你记住,人活在这世上总是要干点事,活着才有价值。”您的话,我无法反驳,可是,女儿心里疼呀!

    去年9月,您开始了第一个疗程,连续25天的放疗。为了不影响工作,您嘱咐我,好好和医生沟通,约到下班时间治疗。放疗对人体的损害是不可想象的。郑医生告诉我,很多病人放疗半个疗程就宁可死都不再继续了。可是您坚持下来了,尽管强烈的辐射把您的皮肤照得溃烂;尽管剧烈的反应让您吃不下饭,您还是坚持下来了。您的毅力,让医生都惊叹。

    爸,您患病的日子里,我尽量在您面前表现得轻松,每次医生告诉我您的病情有新的变化时,我都会抑制不住愁眉苦脸。我还记得,您总是宽慰我:“没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怕。如果你畏惧了,你首先就输了,只要有勇气,没什么战胜不了的。爸爸一生经历过很多次九死一生的事,每次都挺过来了,这一关也会挺过去的。”

    (下转第七版) 

    (上接第五版)

    爸,您是个那么乐观的人,是个那么热爱生活的人。您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看到一片样子奇特的云、一朵漂亮的花都要立即拿出手机拍下来。您还记得吗?在307医院住院的时候,打完化疗,我们陪您出来散步,您看到路边树上结出的红色小果子,停下来用手机拍下发到朋友圈,让圈里的朋友猜猜是什么。其实那时,您走路都没有力气了,每走几步,见到路旁的椅子就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即便这样,每天打完化疗您都要出来走走,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拍拍路边的花花草草。您是那么深爱着这个美好的世界。

    今年9月,经历了14个疗程的化疗和两个疗程的放疗之后,您的病情开始恶化。每次上厕所,您都会钻心地疼,止痛药的剂量一次次加大。每次去医院,我开回的大量止痛药,很快,您就吃完了。您究竟承受了怎样的痛苦?可就在这人间炼狱般的病痛折磨之下,您仍不肯放弃工作。您说您不能事情没做好就半途而废,您说您不能辜负领导的期望。

    爸,可是女儿,只想让您活着!

    爸,我知道,您是最不愿意吃药的。为了治病,您每天要吃两碗浓稠的像芝麻糊似的气味怪异的中药。您一边皱着眉头一口一口艰难地咽下中药,一边喃喃地说:“这是救命的药,我得活着,我得把新媒体的事情做完。”爸,您知道看着您日渐消瘦的样子,女儿心里有多难受吗?

    您把最高法院的新媒体当作自己的孩子,您是那么不舍。今年11月,您的舌根开始发硬,有时会说胡话,神志偶尔不是很清醒。我实在担心您,一遍又一遍地劝您放下工作,您都倔强地拒绝了。

    爸,您还记得吗?就在您最后一次住进医院的前两天,那个寒冷的傍晚。我们扶着您走了很远很远,咱们聊了一路。那天晚上,咱们坐在北京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饭馆,您轻声地说:“我知道你们是好意,我听你们的,明天就把工作交接。”说完,您双手捂着脸,我看到您那黝黑干枯的手随着肩膀在颤抖。

    两天后,您又住院了,情况一天不如一天。病痛的折磨,让您浑身难受、坐立不安,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夜里刚刚躺下几分钟,就要坐起来或者出去走走。每次在走廊里陪您走完一圈回来,您都会用微弱的声音说:“手机,我的手机。”每次您都要把官微翻上一遍才能安心地躺下。爸,我知道,您从来没有放下。

    几天之后,您夜里醒来连在走廊散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借来轮椅推着您在走廊里转。我听到您坐在轮椅上低着头轻轻地说:“咋办呀,我咋办呀,微博、微信我还得弄呀,咋办呀……”女儿心如刀割,却不知道该如何劝您。

    爸,您知道吗?那天,全国各地很多老朋友都来送您了,他们都很想念您,您怎么忍心抛下女儿,抛下大家,抛下您视之如命的事业,自己走了?送别您的那天,最高法院和报社的领导都来了,周强院长还夸您是非常优秀的干部,并嘱咐我一定要向您学习。爸,您放心吧,女儿会牢记周院长的嘱托,女儿不会让您失望。

    爸,您太累了!愿您在温暖的天堂再没有病痛,也再没有未完的事业。爸,您在天堂好好休息吧,再不要让自己那么累了。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