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法官审判责任如何评价
如何留住聘任制书记员
微言大义
狠抓焦点 不忘角落




2015年12月01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狠抓焦点 不忘角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接第一版  法官获得的各种级别的荣誉、公开发表的调研理论文章都有相应的加分,不过加分总分最高不超过10分。”徐兴龙介绍道。

    “除了实务考核外,市组织人事部门、市纪委也会对入额法官进行考察。我们要求入额法官在所有环节都不能出问题,特别是在廉洁上。首批我们本应差额入额22名法官,但市纪委反馈有1名法官被当事人举报有经济问题,其入额便没有公示。最近刚刚查清属于当事人诬告,这名法官不久就会进行入额公示。”格尔木市法院政工纪检室主任白爱芬表示。

    辅助人员的“通道”

    按照司法改革的要求,法院辅助人员在今后的案件办理、庭审保障等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因此,青海高院此次司法改革对司法辅助人员的职责、晋升等也作出了相应的制度设计。

    “司法改革启动后,法院法官人数相应减少,但立案登记制改革后,案件数量却大幅增加。面对案多人少的矛盾,今后法官助理、书记员等司法辅助人员的职责将会越来越重。”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罗鹏先表示。

    秦婷,这位毕业于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的“90后”法学本科生,目前在海北中院给3名法官做助理。

    “我的工作包括卷宗整理、复杂案件庭审记录、参与案件调解、送达等等。为了送达,最远的一次跑了400多公里。”不多的话语里透露出了秦婷的坚强。

    荣婧,这位在椰林黎寨沐浴了四年亚热带风光的法学本科生,2013年才刚刚入职。目前,她在格尔木市法院刑事审判庭做书记员。

    “庭审记录、文字校对、案卷归档,有时还得帮忙送达,经常一忙就是一整天。”荣婧说道。

    “辅助人员中像法官助理承担了卷宗管理、证据收集核实、当事人来访等多项工作职责,工作压力很大,但由于法官名额有限,今后入额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如果这一部分人的职级晋升问题解决不好,势必以后会影响工作积极性。”青海高院政治部副主任兰顺军表示。

    为此,青海高院出台管理办法,建立法官助理、书记员单独序列管理制度,按照综合管理类公务员行政级别进行管理,为法官助理、书记员的职级晋升打开了“通道”。

    记者从管理办法中了解到,青海高院将法官助理分成三级法官助理到一级高级法官助理共5级体系,级别上从科员到正处级。对于书记员的管理,青海高院将书记员分成一级书记员到五级书记员共5级体系,级别上从科员到副处级。

    同时,对于未入额的法官,过渡期内享有遴选法官的优先权。

    “我们考虑在今后法官入额时,法官助理将成为优先对象。对于司改前就有审判职称的,此次改革时自愿做法官助理的,再有入额机会时将优先入额。”兰顺军介绍道。

    对于今后的打算,秦婷表达了对未来的憧憬。

    “通过向法官学习,我正在努力提高业务水平。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去基层法院担任法官。”秦婷表示。

    对于今后入额做法官的前景,海东中院法官助理李强则有一丝忧虑。

    “青海很多牧区法院都处于高海拔地区,如果去那里,不知身体是否吃得消。现在还是努力工作吧,以后或许去读博到高校任教吧。”这位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的法学硕士生在努力思考今后的职业规划。

    针对司法辅助人员中的聘用制书记员,青海部分试点法院也在积极探索新的管理方法。

    “培养一个书记员不容易,没有两三年时间,根本培养不出一个优秀的书记员。对于这些人,我们也在想办法,通过政府雇员、劳务派遣等多种办法留住人才,但制度上还需要顶层设计。”马晓军说。

    “如果制度到位,工资都有保障,我很想以后一直都在法院。现在每天除了繁重的工作,还要复习参加公务员考试,太累了。”王元霞表示。这位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的法学本科生,在西宁市城西区法院已做了7年聘用书记员工作。

    一个不该被遗忘的群体

    相对于入额法官、法官助理,在此次司法体制改革中,对于司法行政人员的关注度明显较低。

    “相比较于外界对入额法官的关注,对新出现的法官助理的好奇,司法行政人员明显存在感偏低,似乎被人遗忘在了角落里。由于受到15%名额的严格限制,现在是行政人员减少了,工作总量却增加了,平均到每个行政人员身上的工作量大大增加。”青海一名法院工作人员说道。

    “司法行政人员承担了大量的诸如党建、综合文字、政工纪检、后勤保障等工作。而且像扶贫、维稳等事务性工作,很多也是由司法行政人员来做。以青海首批法官入额为例,政治部光需要审查的材料就有1000多份,堆起来有几米高。但由于员额的限制,司法行政部门的人数将减掉一半还多。”兰顺军对工作的压力有着切身的体会。

    相比于社会关注度较低、工作量增大,上升渠道的逼仄成了这个群体更多关注的焦点。

    “法院是一个业务性很强的单位,司法行政人员由于脱离了审判岗位,今后将很难再走上院领导岗位,很多人都将摸到上升的‘天花板’。”青海一名法院行政人员表示。

    相比于一些司法行政人员对今后发展的困惑,海北中院原办公室副主任尹发宏幸运了许多。经过激烈竞争,他成了海北中院入额法官。

    “法院的司法行政人员,尤其是综合部门人员,很多以前都是优秀法官。正是因为业务水平优异,文字功底好,不少人最终被调整到了综合部门做行政工作。”尹发宏说道。此前,他在海北州一家基层法院担任过刑庭庭长。

    为稳步推进司法改革,青海法院针对司法行政人员也做了大量积极的探索。

    “对于司法行政人员的上升问题,我们打算在现有政策下用足干部职数,对于一些符合条件的,该提拔的就坚决提拔。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向有关部门争取,努力落实好司法行政人员的职级待遇。”罗鹏先表示。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