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现在开庭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理论周刊

第06版
刑事行政

第07版
民商审判

第08版
综合业务
  标题导航
强化领导 源头预防 法治引领
佛山中院:“情债”不算夫妻共同债务
听证代表起诉国土局 要求公开听证会记录
海口窨井杀人案凶手二审被维持无期判决
盛大网络状告《天尊》侵权
十二岁儿子殴打母亲 母亲诉请变更抚养权




2014年11月05日 星期三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前夫婚外情被判精神赔偿 前妻莫名被追加执行
佛山中院:“情债”不算夫妻共同债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报佛山11月4日电  一男子利用假身份与其他女子结婚,被识破后被判赔偿该女子精神损害赔偿金。这个赔偿能用夫妻共同财产来买单吗?昨天,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该院日前处理了一起执行复议申请,驳回了异议申请人要求追加被执行人前妻为共同被执行人,并承担债务清偿责任的复议申请。

    5年前,刚满20岁的阿玲认识了自称未婚的俊炜。很快,两人坠入爱河,每日形影不离。没多久,阿玲发现自己怀孕了,不断催促俊炜回广西老家登记结婚。到了那边,俊炜安顿好阿玲后,独自找熟人领回了两本结婚证。2012年3月,阿玲为俊炜生了个儿子。可是,枕边人其实早已与阿娟结婚,并生了两个女儿。原来,俊炜的真名叫皓炜,俊炜只是骗自己的名字,而她手上的结婚证也是假的。

    2013年9月4日,极度受伤的阿玲拿起法律武器,向皓炜展开反击。同年12月18日,法院认为皓炜违背社会道德及公序良俗,并侵害了阿玲的人格独立、自由、尊严及安全,存在过错,判决皓炜向阿玲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15万元。

    阿玲的官司也让皓炜与妻子阿娟的婚姻走到了尽头。2013年10月9日,阿娟与皓炜离婚,两个女儿由阿娟抚养,房子留给阿娟,皓炜分得8万元购房补偿款。

    正当阿娟以为生活恢复平静时,阿玲又找上门来。原来离婚后的皓炜无法偿还15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阿玲想将她追加为共同被执行人。

    “这边在打官司,那边就离婚了,还把房子和钱都给了女方,不追加(阿娟)进来,怎么知道皓炜有没有借离婚转移财产?”阿玲说。

    而阿娟则答辩称,自己要承担两个女儿的生活开支,分割财产时她没占一点便宜,而且15万元赔偿系前夫的个人债务,不应该追加自己作为被执行人。

    执行法官驳回了阿玲的追加申请。阿玲不服,提起执行异议,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经听证后驳回了阿玲的申请。

    阿玲不服,向佛山中院申请复议。佛山中院经审查认为,15万元赔偿,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应当以皓炜的个人财产承担赔偿责任。

    (林劲标  凌  蔚  张雪洁)  

    ■法官说法■

    婚外情赔偿属于个人债务

    对于本案复议结果,该案二审审判长罗睿解释说,执行异议之诉中,能否追加被执行人的前妻为被执行人,关键看涉案债务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罗睿介绍,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除外情形一般只有两种,一是夫妻实行分别财产制,二是与债权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立法之所以这样规定,主要考虑夫妻之间享有家事代理权,在家事代理范围内一方对外举债应视为夫妻双方共同负债。但在审判实践中,更常见的是夫妻一方因侵权而产生的债务,如打伤或撞伤别人需进行赔偿、侵犯他人名誉权进行赔偿等情况。由于涉案夫妻大多没有分别管理财产,而且事发突然,债权人无法事先约定债务性质,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往往存在争议。

    罗睿说,可以从两方面考虑这类侵权之债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一是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二是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经营。具体到本案,阿玲的15万元精神损害赔偿款属于侵权之债,虽然发生在皓炜与阿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但该债务系皓炜的个人行为所致,阿娟没有共同举债的合意,而且皓炜侵害阿玲人格权的同时,亦损害了作为配偶的阿娟的合法权益,使家庭走向破碎。因此,应当认定这笔精神损害赔偿款属于皓炜的个人债务,应当以皓炜的个人财产承担赔偿责任。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