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民商审判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理论周刊

第06版
刑事行政

第07版
民商审判

第08版
综合业务
  标题导航
人体冷冻胚胎监管、处置权归属的认识
论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民事权利基础
云计算环境中的著作权保护应以传播权为中心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论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民事权利基础
何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前,备受关注的我国首起在华外国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一审已宣告判决,两被告人彼特·威廉·汉弗莱和虞英曾因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及驱逐出境、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大数据时代,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或用来买卖或被“人肉”搜索的现象层出不穷。近年来,我国通过刑事立法,不断加大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力度,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但对于侵害公民个人信息尚未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个人信息被侵害者如何保护自身人格尊严,可否寻求民法上的保护并追究侵权人的民事责任?对此,存在立法空白和理论争议,亟需厘清公民个人信息的民事权利属性。

    一、国外相关立法和司法实践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欧美国家纷纷针对个人信息进行立法,保护公民的人格权利。从立法所保护的权利基础看,有所不同。在美国,隐私权作为一种保持人格完整独立、人格不受侵犯的权利而存在,美国对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无论是在宪法层面,还是侵权行为法领域,都是以隐私权理论为基础。而德国是以人格权为基础对公民个人信息进行保护,其《个人资料保护法》就是以民法一般人格权为立法基础。1983年,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作出在个人信息保护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确认公民对自己的信息享有决定权,即公民个人信息控制权。欧盟在1995年颁布的《个人数据保护指令》更是开宗明义地阐明,公民对个人信息享有的权利是人类的基本权利。

    二、我国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权利基础

    公民个人信息是一种特殊的社会资源,它承载着个人的人格利益,记录了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凡能触及到个人信息者,都有可能滥用个人信息,从而危害信息主体的生活安宁、就业机会、经济状况以及生活的其他方面。我国尚无一部专门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对公民个人信息也缺乏统一的界定,针对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仅有一些零星分散的立法。

    1.公民个人信息有别于个人隐私

    刑法修正案(七)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入罪化,并规定在刑法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之中。从法律条文之间的体系看,侵害个人信息构成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侵犯,当属无疑。此处人身权一般指公民的人格尊严和隐私权,但未区分隐私与个人信息之间的关系。个人隐私是否就等同于公民个人信息?个人信息控制权包含在隐私权之中还是与隐私权并列,属于人格权中具体而独立的一项权利?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有观点认为,个人数据、个人私事、个人领域是隐私权的三种基本形式,若个人数据被别人非法占有、使用,公民就可依隐私权不受侵犯的法律规定主张权利保护。照此逻辑,个人信息当属隐私的范畴;若被侵犯,则依据隐私权主张权利保护。事实上,由于我国侵权责任法所列举的隐私权并不具体,难以从侵权责任法条文中找到依据。不可否认,从个人隐私的概念看,其与公民个人信息之间存在交叉,但个人隐私不等同于个人信息,个人信息是自愿公开、可知可识别的,只是由于未经信息权利人许可,不允许被随意搜集、利用等。正如有人认为,公民的有些信息是隐私,有些信息本质上不是隐私,毕竟隐私的本质是不愿他人知悉的个人生活秘密。

    2.公民享有独立的个人信息控制权

    在早期,公民对个人信息享有权利的理论基础,主要有所有权说、隐私权说、人格权说和基本人权说等不同学说。但随着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人格权内容不断地得到丰富和完善,公民对个人信息享有独立的权利,即个人信息控制权,该权利属于新生的人格权内容已成共识。如在日本,隐私权保护理论逐步向个人信息控制权的理论发展,隐私权变成“个人自由地决定在何时、用何种方式、以何种程度向他人传递与自己有关的信息的权利主张”,从原先被动的依隐私权对个人信息进行保护,转变到根据个人信息控制权,积极主动进行自我防御,决定个人信息的利用。简言之,民法人格权理论从近代到现代所经历的发展历程,实质上是一个不断深化人格保护程度、扩展人格保护范围的过程。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数据化时代的公民个人信息具有广泛的商业价值。比如,可以将消费者的相关个人信息建立数据库,用于分析消费偏好、需求等,只要经过信息主体的同意,完全可以利用个人信息实现商业价值,这无疑构成人格权的商业化利用。正因为公民个人信息承载着商业价值和体现人格利益,有必要给予它相应的权利保护。赋予公民对个人信息享有控制权,对于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制裁尚未构成刑事犯罪的侵害行为具有积极意义。个人信息控制权属于人格权下的一项具体权利,不仅有利于保护公民对个人信息所享有的人格利益,也有利于丰富公民人格权的内容及充分实现公民的人身自由。虽然我国目前尚未形成完整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体系,现行民法通则也未将个人信息作为直接的保护对象,但笔者认为,确立个人信息控制权属于民法上具体而独立的人格权利,已显得十分必要。在我国现有分散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基础上,根据具体人格权的构建方式,以一般人格权为依据,赋予信息主体以一般人格权。同时,出台一部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并与刑法规定相配套,从而全面、直接地保护信息主体的人格利益,最大限度发挥法律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作用。

    (作者单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