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民主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民主周刊

第06版
立法监督

第07版
代表委员

第08版
司法民主
  标题导航
法制速递
曲靖 家门口办事法庭上考官
医改落实关键在基层
学生意外伤害事 故责任亟待明晰
富士康员工白血病事件三大疑团




2014年09月20日 星期六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富士康员工白血病事件三大疑团
邱 明 吴燕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富士康4年13名员工患上白血病,5人已过世”。这样一条新闻,引发众议。富士康科技集团15日发布声明,称报道不实,并表示“保留进一步法律追究的权利”。不过,围绕这一事件,仍有多个疑团待解。

    疑团一:发病率是否真的很低?

    英国《每日邮报》日前报道称,从2010年起,至少13名富士康深圳工厂年轻员工被确诊患上白血病,其中5名已经死亡。

    富士康声明指责该报道“不实”,称报道所涉及员工的发病时间段分布在2008年至2013年之间,并非“集中性群体性暴发”,其深圳园区“白血病平均年发病率远低于全国平均比例”。

    广州白血病救助组织人士罗志勇等业内专家认为,富士康没有披露具体的患病员工数据等全面信息,仅以媒体报道的13名工人这个数字论证发病率低,并不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记者16日走访发现,在富士康集团深圳观澜园区的富泰华工业(深圳)有限公司,至少已确诊7名员工患有白血病,且其确诊时间集中在2010年8月至2011年12月之间。

    此外,还有两名分别曾在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和山东烟台厂区工作过的员工以及一名正在江西休养的员工,向记者称其在富士康工作期间确诊患上白血病。上述共10名患病员工中,已至少有5人去世。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卓家才说,近年来白血病的发病率大概是每10万人中有3到4名患者。

    深圳官方部门数据显示,上述7名患病员工确诊期间,富泰华公司在观澜园区共有员工约10.1万人。罗志勇等业内专家对此认为,仅就观澜园区而言,即便加上人员流动性因素,一年多的时间内,10.1万人中有7人确诊白血病,这样的发病率难以称作“远低于全国平均比例”。

    疑团二:工作场所是否“无毒”?

    白血病俗称“血癌”。目前,医学界对其病因尚未完全明了,但化学物质苯被普遍认为是重要“元凶”之一。

    富士康声明称,患病员工的岗位没有共通性,他们在工作中并没有与苯“有直接接触的经历”。富士康集团的母公司台湾鸿海集团也对媒体表示,多年前早已全方面禁止购买、使用苯或正己烷等化学品,工作环境“均符合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及社会责任标准”。

    “无直接接触”的说法确有官方旁证,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2012年7月出具的一份文件显示,上述富泰华公司7名患病员工均无苯及电离辐射职业接触史。这份文件称,富泰华公司委托的监测机构作出的检测报告显示,患者所在场所有毒有害因素的浓度(强度)符合国家卫生标准。

    对此,一些患病员工和家属质疑:由企业委托检测,中立公正性不足。事实上,富士康工厂内经常出现有毒物质。

    来自甘肃的患病员工乔贵说,刚进富士康时是做印刷锡膏钢网,厂里没要求戴手套,“使用的清洗剂包装上写着‘己烷c9’或者是‘乙烷c9’,两个字差别太小,我记不清了”。后来他换到另一个车间,即使在车间装修时也未停工,“油漆味大的不得了,不久我就患上了白血病”。另一名湖南籍患者易龙的母亲说,易龙刚开始进入富士康时,就在清洗铝材的部门,使用的药水“有很大的味道”。

    近年来,一些学界人士和劳工组织对富士康一些厂区的工作环境不乏批评。上述深圳市卫计委文件也指出了富泰华公司存在的职业危害因素,其中苯系物赫然在列,还有正庚烷、X射线及粉尘、噪音、激光等多项物质。

    卓家才说,包括X射线在内的放射线污染,与苯等有害化学物一样,是常见的白血病诱因。而正庚烷对人体也存在慢性影响:长期接触可引起神经衰弱综合征,少数人有轻度中性白细胞减少,消化不良。

    疑团三:对员工的救助是否到位?

    在回应如何对待患病员工的问题时,富士康声明称,针对身患重病的员工,除医疗保险救助外,集团还通过自保基金医疗报销、工会特困救助金等帮扶措施,进行额外的人道主义救助。

    我国劳动法和《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等法律规定,在给予一定期限的医疗期后,对于仍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患病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但在医疗期内,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病伤假期工资。

    乔贵告诉记者,富士康工会给他发放两次补助共4万元。但让他感到气愤的是,从确诊患病到解除合同之前,富士康停发了他的工资,而且在向台湾总部申请所谓“有难必救”的重病医药救济基金时,拒绝提供在职证明,导致无法申请。

    另一名来自甘肃的患病员工冯宏刚,已于2013年11月离世。他的父亲说,除了员工的捐款2.1万元外,并未收到富士康厂方的其他援助和经济支持。“去过富士康两次,领导说不管,与厂里无关”。易龙的母亲也称,除了解除劳动合同时该有的经济补偿金和员工的捐款外,没从富士康厂方拿到过其他钱。

    这些患病员工和家属还反映,在收集申请职业病鉴定和赔偿所需的证明材料时,也难以得到富士康的配合,以致屡屡落空。

    目前,为了治病背上巨额债务的他们,正在凭一己之力苦苦支撑。冯宏刚父母前后共花费了近百万元,老两口不得不留在深圳打工,“还债的日子还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易龙家里已花了30多万元,“冰箱、打米机都卖了,也没钱做干细胞移植”;乔贵虽然已经骨髓配型成功,但费用高达60万元,手术迟迟无法进行。

    记者通过不同方式多次联系富士康集团相关负责人,未获得回应。

    (据新华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