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司法民主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民主周刊

第06版
立法监督

第07版
代表委员

第08版
司法民主
  标题导航
虞城 陪审“多面手”的形成路径
陪审状元是如何炼成的
刘炀:苗寨的金牌调解师




2014年09月06日 星期六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陪审状元是如何炼成的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陪审员 翟友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翟友林,今年61岁,认识我的人都喜欢叫我“老翟”。我是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的一名人民陪审员,去年陪审案件近200件,可以说是房山法院的陪审状元了。

    说起来,我和房山法院有快20年的缘分了。

    1997年,我被派到地煤公司,专门负责单位债权债务清理工作。几年里,我们清理了七、八百万的债务。我为此考取了法律专业成人本科的学历,为公司实现了四五百万元的债权。在和法院的频繁接触中,我和法院以及法官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也开始喜欢上了法律工作。2004年,由房山法院河北镇法庭提名,我正式成为了房山法院的一名人民陪审员。

    有个案件,我印象特别深刻。那是一起刑事案件,最初,检察院是按照故意杀人罪公诉的,但在法官和我的坚持下,改为了故意伤害罪。

    事情是这样的:有兄弟俩,哥哥是村里的大队书记,因为村镇改造的问题,弟媳妇就去大队找书记,发生了口角。大伯一气之下,拿起烟灰缸就砸向弟媳妇,没想到一下就把弟媳妇砸倒在地。弟弟听说后,揣起一把水果刀、一把菜刀到村部找哥哥理论,将哥哥打成重伤。

    合议这个案件时,我认为,弟弟并没有杀死哥哥的故意,不应该定故意杀人。还有,在我们房山农村有个风俗:弟弟打嫂子没关系,大伯打弟媳妇是忌讳。因此,弟弟应属于激情犯罪。我和另一名法官坚持按照故意伤害罪,后来审判长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

    这些年,法院案件量增加了很多,我们陪审的案件也多了,法院成立了专门的对外联络办公室联系我们,陪审结束后再也不用马上“拍屁股”走人,就像有了家一样,有了归属感。

    如今,我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陪审工作成了我新的事业。我想:只要法院还需要我,我身体还行,人民陪审员工作我就会一直干到底。

    (孔祥凤  整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