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综合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采风周刊

第06版
湖南版

第07版
山东版

第08版
北京版
  标题导航
张家口中院减刑假释案阳光审理
建瓯法院“三零”模式拓宽司法为民路
射洪法院简化退费流程方便当事人
图片新闻
举办专题讲座 主动接受监督
开法官讲堂 促业务学习
靖州法院用纠错软件给裁判文书“体检”
主动约见让执行更“阳光”
图片新闻
第十次调解




2014年08月05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十次调解
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 王祥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大热天的让你们跑前跑后,帮我们调解矛盾,我再不让步,就辜负了你们的一片心了,我同意调解!”不等我们进门,穆老汉忙走出来笑意盈盈地说,“快到屋里来凉快一下。”说着,把我们迎到屋里。

    这事还得从去年说起,穆老汉和邻居王老汉是东西邻居,在两家的西南方有一道自然形成的水塘,其房前胡同是一条由东向西的自然流水通道。就在去年的5月份,王老汉重修门前流水通道将其堵塞,水流不通时常溢出,淤积在邻居穆老汉家的房屋周围。夏天雨量大时,积水很深,这样一来,给穆老汉一家生活、出行造成很大的困扰。因为这事,老穆前前后后找了老王十几趟,可老王既不疏通也不理会。就这么一来二去,昔日的睦邻反目成仇,忍无可忍的老穆一纸诉状将老王告上了法庭。

    年近七旬的老穆满含怨气地坐在法庭办公室里,气咻咻地对我说着这一年多来他所受的委屈,“你说说,好端端的邻居怎么能这样,我一直忍让着怕闹僵了,可到头来,他竟这样对待我,太可气了!对这件事你们一定要重判,别轻饶了他……”送走了余怒未消的老穆,我坐在办公桌前沉思着:两位老人家年事已高,且是多年的老邻居,不能简单地一判了之,如果轻易下判,容易激化矛盾,使得邻里关系更加恶化,以后更不好相处,还是得先上门调解。

    第一次去做调解工作,我打听着分别到了两位老人家里,受尽委屈的穆老汉怄着气坚决不同意调解,非得理出个胜负。而王老汉更是不服软,认为修自家门前通道没有过错,凭什么去给别人认错。情绪激动的两位老人根本没有谈和的意思,看着两位老人的态度如此强硬,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我只能作罢,再考虑下步打算。

    第二次的情形还是不太乐观,听了我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解,强硬的穆老汉口气稍稍有些松动:“远亲不如近邻,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是这样互相掐着,让村里人笑话……”王老汉一言不发,沉思着,难得两位老人被我拉着坐到了一起。

    第三次、第四次……终于在打算去进行第十次调解的时候,两位老人也许是被我“十入其门”的耐心和诚意所打动,异口同声地表示为对方做出让步。“法院对我们两家的事确实挺重视的,王法官前前后后来了不下10次,光是他们庭长,就来了3次!”态度一直强硬的王老汉也被我这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化了,他终于决定疏通排水沟,重修门前水道,和穆老汉重归于好。他们从敌对怨恨到相互沟通,再到互相谅解,我和同事们历经了前后10次上门调解,多达20次的调解工作,两位老汉最终化干戈为玉帛,这场老邻积怨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事后我想:法官不仅仅是坐在审判席上威严的司法者,也要给当事人解疑释惑,指点迷津,打开心结,纠正方向,定分止争,这样才能更好地化解矛盾,促进社会和谐。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