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纵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纪实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法周刊

第06版
纵深

第07版
现场

第08版
综合
  标题导航
武术传承 师徒关系如何“疗伤”
退耕还林款
咋成了“唐僧肉”
让武馆不再“无管”




2014年05月12日 星期一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让武馆不再“无管”
□ 林劲标  凌 蔚  卢柱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飞鸿、叶问、李小龙、咏春拳、佛山无影脚、蔡李佛拳等,这些都与一座城市有关。广东佛山,武术之乡,武馆林立,习武之风更甚。然而,中华武术在现代的传承中却遭遇了法律难题。

    武馆谁管?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法官梁诗敏告诉笔者,要厘清武馆的监管主体并不容易。

    武馆的监管曾由教育行政部门、体育行政部门、武术协会等多家共管。但2000年后,开武馆只需要经公安机关治安审核后,由体育行政部门审批即可。到后来,开设民办武馆,非营利的不需要体育部门审批,只需要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即可;具有营利性质,还需要到工商部门登记。

    如此,武馆基本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佛山市目前共有武馆400多家,但其中取得工商营业执照的大概只有30家左右。大部分武馆没有进行工商登记,也没有去民政部门登记,甚至也没在武协注册。

    对此,官方和民间武术界也是说法不一。佛山市武术协会会长薛绵本解释,众多武馆主要属于市武术协会管理,业内的“营业执照”并不是指工商部门出具的“工商营业执照”,而是武术协会下发的批文。

    薛绵本表示,目前佛山有200多间武馆注册在佛山市武术协会旗下。他表示,武馆是非营利性机构,是否向工商部门登记并不重要,只需挂靠武协就能取得合法的身份,“武馆并不是做生意,而是为了传承,扩大武术的影响力。”

    但事实上,武协并不能进行有效监管。比如,本案中的武馆就没有在武协登记,武协也管不了。

    据了解,佛山武馆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有官方背景的武馆,二是有热心企业老板赞助开设的武馆,三是在村中宗祠或者自己家中开设的武馆。目前,绝大部分武馆属于第三类的小型武馆,采取了师徒式的口传、心授、身教等方式习武。“几百年都是如此教学,师父带徒弟,不能说没登记就违法了。”一位不愿具名的武馆师父告诉笔者。

    由于缺少监管,武馆之间教学模式是各有千秋,武术水平、能力也良莠不齐。法官告诉笔者,一些武馆教学模式极不规范,有不区分成年与未成年学员、没有分段教学、直接在教学中安排未成年人对打、安全防范意识和设施不足等问题,极易引发伤害事件。

    拳脚无眼?

    俗话说“拳脚无眼”。习武引发伤害对习武之人来说是常事,因此进入诉讼领域的案件并不多。但随着武术热的兴起和武术被纳入体育课程,应提防因研习武术造成的伤害。

    在研习中,对打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教学方式。对此,佛山蔡李佛拳非遗传承人、佛山鸿胜馆馆长黄镇江坦言,对打对于习武来说是必要的。“武术的特点就是搏击、自卫,这是不能丢掉的特点,传承中不能离开武术的实战用途。”“武术真正切磋时是无招数的,平时的套路学习到实战时会变成一种本能反应,立即出手。只有通过对打,才能够变得灵活,手脚更加协调。” 

    黄镇江提醒,“对打”可不是想打就打。在鸿胜馆内,未成年人只能进行套路学习,成年人才能在师傅的指导下进行对打训练。据他介绍,规范的对打训练也具有众多规则。“首先,必须保证安全,学员必须穿戴马甲、背心、拳套等保护设备。其次,对打是有套路的,并不是乱打。”黄镇江告诉笔者,他的武馆与学员们“约法三章”:“第一,不能在馆内打斗生事。第二,兵器不经过教练允许一律不能碰。第三,未成年人绝对不能教对打。”

    拳脚虽无眼,但有规则。梁诗敏认为,尤其是对未成年人进行武术培训时,武馆必须采取全面有效的保护措施。

    传承,法治不可缺位

    由于监管不到位,虽然佛山市武术协会认为武馆是非营利性的,但事实上,大部分的武馆都有象征性收费,有些私人武馆收费还不菲。

    “武术传承应不应该收费并不是关键。”梁诗敏认为,应当统一武馆的管理部门,不应区分是否营利,都要进行登记,对教练资格、场地装备、安全设施、习武规章等要进行严格审查。

    梁诗敏认为,要将武术的传承纳入法治轨道。在对武馆的管理上,可以参考开办武术学校的相关规定,要求武馆至少应当具备与武术教学、训练相适应的辅助设施和保护设备,如必须配备一定标准的护垫、帮学员着一定护具,尽量配置医务室等,定期组织勘察检验营利性武馆的场地、装备、设施等。

    政府也应该负起监管责任。丹灶文化站树德武学堂馆长吴德明表示,习武文化总是自我陶醉于一脉传承,不够大气,喜欢固守陈规。想要突破这些死穴,政府一定要先“搭台”,确确实实将武术当作一个文化发展工程去关心和爱护。

    由于传统武术各家各门派研习方法并不同,且不少套路存在“机密”、“秘籍”,因此建立专门的武术指导员资格认证制度未必完全合适。但是,强化武馆作为安全保障责任的义务人,要求武馆切实负起责任,或许是可以破解“伤病之痛”的出路。

    梁诗敏还建议,加快制定有效的体育保险法规,为习武等体育行为提供强制保险保障,减轻武馆个体的赔偿压力,将有助于武术的发扬光大。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