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纵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纪实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法周刊

第06版
纵深

第07版
现场

第08版
综合
  标题导航
武术传承 师徒关系如何“疗伤”
退耕还林款
咋成了“唐僧肉”
让武馆不再“无管”




2014年05月12日 星期一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武术传承 师徒关系如何“疗伤”
□ 林劲标 凌 蔚 卢柱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厘清武馆的监管主体并不容易。资料图片  

    学武、比武,立下生死状,从此将生死付与江湖。影视作品里的这些正常桥段到了现实社会可就不完全是这么回事了。在中国武术之乡广东佛山,就发生了一起学武徒弟状告师傅的人身损害纠纷案。近日,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师傅赔偿徒弟11万多元。

    癫痫还是对打致伤

    2012年8月19日中午,刘瑞报了警。民警逐一询问了小伦、李笑坤、当天参与对练的学员,并组织了调解,但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由于武馆没有进行工商登记,刘瑞随后一纸诉状将武馆的开办人李笑坤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7万余元。随后,又申请追加当日参与对打的3名未成年学员的父母为共同被告。

    该案在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西樵人民法庭开庭审理。

    “小伦的头部是在武馆安排学员对打中,被多个小学员轮番打击,逐步加深伤情的。”刘瑞坚持认为,武馆非但没有及时送医,还故意隐瞒实情、延误治疗,加重了伤情。

    小伦也当庭表示,学员们在练习时都是乱打,毫无招式可言,但在旁观看的教练根本没有出来制止。

    庭审中,其他小学员也认可存在“乱打”现象,但认为他们只是“玩耍”,不是正式武术对打。

    被告李笑坤则拒绝承认小伦是在武馆受的伤。他说,武馆是在确保安全前提下进行教学的,并没教过分激烈、暴力的动作,也没有安排学员对打练习。安排过招时,都会要求学员带上拳套,因此小伦不可能受伤。

    “要使用拳套,恰恰证明对打具有攻击性。”刘瑞反驳说。

    双方辩得不可开交时,李笑坤一方又给出受伤的另一种说法:当天小伦是因自身癫痫发作倒地撞伤头部的。对于这种说法,李笑坤提供了2013年1月小伦到保险公司理赔的一份调查笔录,其中说小伦是在球场玩耍撞到了头部。对此,刘瑞认为笔录不是事实,小伦没有癫痫病史。

    李笑坤申请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小伦颅脑损伤的原因、损伤与学员对打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了鉴定。该中心认为,事后已经找不到证据证明小伦受伤时头皮损伤的特征,仅凭颅内硬膜下出血的结果,难以确定损伤方式,决定不予受理申请。

    三方均有错共担责

    今年1月,南海区法院经过审理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宣判。

    法院确认了对打致伤的事实,判决李笑坤向小伦赔偿10.6万多元经济损失,并支付8000元精神抚慰金。另3名小学员的父母共应赔偿2.3万多元。

    “小伦受伤的原因以及如何划分各被告的赔偿责任是案件的焦点。”该案承办法官梁诗敏表示。

    南海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小伦受伤入院后第三天,刘瑞便报了警,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认为小伦的伤是在武馆与其他学员对打时造成的,其可信度较高,应该采信。

    目前无法通过司法鉴定的方式认定对打训练的击打行为是否是导致小伦重型颅脑损伤的直接、唯一原因,但综合小伦在对打训练中被打这一客观事实,可以认定,对打训练与事后的重型颅脑损伤存在一定关联性,是诱病原因之一。

    法院还认为,武馆作为教育机构,对在其场所内习武的未成年人具有教育、管理与监护的职责,应该意识到安排未经系统、长期武术培训的未成年学员对打,具有一定危险性,却仍然安排了这项活动。对打时相关教练和负责人均在场,却没有及时制止其他学员击打小伦的行为,事后亦未及时将情况告知小伦父母,对小伦的受伤负有较大过错。法院遂酌定判决由李笑坤承担50%的民事赔偿责任。

    而3名涉案未成年学员听从武馆安排进行对打,虽然主观上没有伤害小伦的故意,但鉴于其是损害结果的直接行为人,基于公平责任原则考虑,应当进行适当补偿。法院遂酌定其合共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法院同时认为,刘瑞夫妇没有了解相关情况,直接将儿子送到没有办学资质的武馆习武,且事发当天自身也存在疏忽,应自行承担40%的损害赔偿责任。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双方都提起了上诉,目前案件正在二审过程中。在佛山这个武术之乡,因小伦案引发的围绕武馆的争议还在继续:武馆要不要进行工商登记、传统师徒式的武术教学如何管理、对打作为武术教学的基本方式该不该存在、出现伤害谁来担责等等。

    (文中案件当事人均为化名)  

    习武强身反落伤残

    如今,看到13岁的儿子小伦只能呆坐在篮球场边、羡慕地望着其他人,刘瑞就感到非常自责,“是那个错误的决定。”

    事情要从2012年6月说起。那时,小伦向父亲提出,想利用暑假去拜师学武。由于儿子自小体弱,而习武能强身健体,于是刘瑞爽快地答应了。

    刘瑞花800元给儿子报了为期20天的暑假武术学习班,师从拳术精湛的李笑坤。

    习武的日子苦,从8时到21时,每天练习超过13个小时。但小伦却乐在其中,非常着迷,每晚都会兴致勃勃地向父亲演练当天学到的招式。

    同年8月14日晚,武术班结业前夕,刘瑞发现小伦的右眼有点红,小伦解释说,是下午在武馆和其他学员对打时受了伤。

    而那天,去接小伦回家的刘瑞的堂哥则说,当时正好看到李笑坤在给小伦涂药油、按摩,说是可能感冒了。因此,刘瑞听后没有放在心上。

    次日,小伦一起床就觉得头晕,因为当天是结业典礼,小伦去医院打了针,就赶去了武馆。可在台下的刘瑞却越看越觉不对劲,小伦似乎集中不了精神,总用手摸着头,跟平日的“生龙活虎”大相径庭。

    “爸爸,刚才开始打拳时,我的头好痛,现在不痛了。”走下舞台,小伦马上对刘瑞说。可就在当晚,睡到半夜,刘瑞夫妇被一阵惨叫声惊醒。只见小伦正扒着洗手盆呕吐,“头…好…痛…”,小伦痛苦地呻吟着。

    刘瑞夫妇大惊失色,赶紧将儿子送到医院。结果,小伦被确诊为重型颅脑损伤,并伴有血肿出血等症状,情况非常危急,需要立即进行开颅手术清除血肿。

    虽然手术非常成功,但是小伦术后一直高烧不退、口角间有抽搐,并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而颅脑损伤给小伦留下了后遗症:继发性癫痫,不时会觉得头痛,嘴角抽搐,拿东西等日常活动能力受限。经法医鉴定,小伦的损伤属重伤,评定为九级伤残。医生表示,出院后小伦后续还需要治疗三年,每月至少600元医疗费。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