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法律之声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法律文化周刊

第06版
法律之声

第07版
法治星空

第08版
环球视野
  标题导航
观电影《大卫·戈尔的一生》有感
做一名有思想的法官
大法官为何能说了算




2014年02月14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观电影《大卫·戈尔的一生》有感
□ 王学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卫·戈尔的一生》宣传海报。

    “必须证明死刑会错杀无辜,否则说什么都是空谈”

    《大卫·戈尔的一生》是一部震撼人心的悬疑片,由美国导演艾伦·帕克执导。影片的主题是片提醒人们不要轻易判处死刑。

    故事发生在美国执行死刑最多的一个州——德州,作为奥斯丁大学教授和废除死刑组织骨干的大卫·戈尔与女同事康斯坦斯·哈洛维等人,为废止死刑而辛劳奔波,但一直收效甚微。在电视节目上,戈尔与州长就此问题进行了唇枪舌剑的辩论,尽管戈尔妙语连珠占了上风,但当州长让他“举出一个发生在德州、我任期内遭误判被处死的例子”时,戈尔却无言以对。

    无论辩论得多么有说服力,终究比不上一个实例更能说服人心。这显然成了反对死刑组织事业上的一个“瓶颈”:必须证明死刑会错杀无辜,否则都是空谈。 

    戈尔的学生波琳,一名个性不羁而经常旷课的女生,试图以性贿赂作为考试通过的交换条件来找戈尔,被戈尔断然拒绝,最后终因不及格被学校开除。波琳在被开除之后,借一个派对的机会诱惑戈尔并与之发生了关系。然而事后,波琳状告戈尔强奸,法院判戈尔强奸罪名成立,戈尔锒铛入狱,并被学校开除,他的妻子也提出离婚并携带儿子离他而去。

    戈尔出狱之后,名利俱损,妻离子散,只好酗酒度日。哈洛维鼓励并收留了他,两人并肩作战,但是,随着一个个他们为之奔走申请“免死”的死刑犯被如期处决,戈尔和哈洛维悲愤不已却无能为力。哈洛维早就知道自己身患血癌并时日不长,在一个夜晚,她与“同命相怜”的戈尔互相吐露心声,并发生了关系。

    然而,就在第二天,哈洛维被发现赤身裸体地惨死家中。她头上套着塑料袋,嘴巴被胶带封住,手被反铐住。更令人发指的是,尸检发现,手铐的钥匙“被人强迫”吞入胃里,而她的体内残留着戈尔的体液。诸多证据都指向戈尔,戈尔被视为“变态杀人恶魔”,被判处死刑。

    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向社会证明死刑会冤枉好人

    监禁六年,延期执行死刑的申请被拒绝后,戈尔的辩护律师突然提出戈尔愿意接受采访,并指明只能由一名曾因“公然蔑视法庭”而有过牢狱经历的女记者贝茜来采访。接受采访任务后,女记者贝茜开始认为戈尔是“杀人恶魔”并罪有应得,后逐渐发现一切并非表面呈现的那么简单,她决定用仅剩的三天开始寻找真相。

    在和助理一起调查时,贝茜在所住的汽车旅馆中发现了一盒神秘的录像带,显示的正是哈洛维死前挣扎的一段画面。贝茜反复研究录像带,并多次到现场冒死亲身试验,最终断定哈洛维并非死于谋杀,而是自杀。

    从贝茜插手该案调查后,就有一个神秘的人暗中跟踪她,这个人就是哈洛维的前男友达斯丁·莱特。戈尔行刑当天,贝茜费尽周折从莱特家中偷到了录像带,录像带完整地显示了哈洛维自杀至死亡的全过程,而莱特正是负责为其录像的人。

    原来,这出“谋杀案”是哈洛维一手导演的。她原本计划由莱特在戈尔被执行死刑之前公布录像带,作为“现行制度枉杀无辜的铁证”,从而激发起民众对死刑的反对之情。怎料莱特一直未如期公布这唯一能证明戈尔清白的“救命的”录像带。

    贝茜带着录像带驱车狂奔,想要把录像带公之于众,从而挽救戈尔的生命。但是,“刀下留人”的一幕没能发生,因为汽车发生故障,当贝茜最终赶到行刑地点时,戈尔已经被执行死刑。贝茜失声痛哭。

    录像带公之于众,立刻激起了民众对戈尔的同情,也引发了全社会新一轮反对死刑的热潮。戈尔蒙冤而死,一切看似盖棺定论。然而,一盒录像带再次寄送到贝茜面前,她打开后,却惊讶地发现戈尔也出现在哈洛维自杀的现场。原来,这一切,戈尔也是导演之一。他故意用这场冤案来牺牲自己的生命,从而向社会证明死刑是会冤枉好人的,是不人道的。

    “衡量我们生平轻重的唯一标准,取决你如何看待他人的生命!”

    影片中的主人公制造“犯罪”是为了最终证明死刑制度会制造冤案、枉杀无辜。所有的犯罪都是有原因的,没有人生下来就注定要成为罪犯的,虽然“天生犯罪人”理论曾经风靡一时,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该理论受到彻底批判,“犯罪原因综合论”逐渐被认可。

    的确,一个人犯罪,从表面上看是其自身人格歪曲或变态使然,是“自由意志选择”的结果,但是,如果进一步追究,就可以发现社会形态、社会意识和社会财富的分配形式等对社会个体人的制约,也可以成为“迫使”其犯罪的重要动因。

    例如,1971年,斯坦福大学著名心理学教授菲利普·津巴多做了一个著名的“斯坦福监狱试验”:在实验中,“狱卒”和“囚犯”原本都是阳光、善良、健康的大学生,随着强加给他们的角色、规范及去人性化的过程、服从命令的压力等许多因素,使他们逐渐呈现出“性格转变”的惊人事实——曾经的好人会突然变身成像狱卒般邪恶的加害者,或如囚犯般病态的消极被害者。

    可见,不管人的本性是善是恶,环境的力量对人的影响的确非常大。当一个人深陷于“大染缸”中的时候,很难保留原来的性格和善恶标准,进而受到强烈的渗透影响。换言之,犯罪的原因有时不能完全归咎于犯罪人本身,那么,在责任的承担上也不能超出应有的范围。

    影片中大卫·戈尔在课堂上曾这样对学生说:“衡量我们生平轻重的唯一标准,取决你如何看待他人的生命!”死刑作为对生命的绝对否定,也完全排除了实现“更理想的”正义的可能性:让有罪的生命重新变得有价值(悔过自新)。

    理想的正义,需要的不是简单的“对否定的否定”,而是对否定的纠正,乃至对所有生命的同等尊重。或许,我们只有摒弃一些功利,试着换个角度,才可以更理性的看待他人的生命,真正明白生命的价值和尊严所在。因此,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犯罪发生以前,防患于未然,或许才能防止更多的悲剧重现。

    (作者单位: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