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采风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要闻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采风周刊

第06版
江西版

第07版
辽宁版

第08版
黑龙江版
  标题导航
爱“较真” 爱“操心” 爱“琢磨”
认真工作 快乐生活
人淡如“菊”




2013年09月10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爱“较真” 爱“操心” 爱“琢磨”
——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城郊法庭庭长厉翠菊的故事
张晓燕 王 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年过四十,有着“70后”的典型特质,谦和、稳重、得体、周到。她聊微信、开qq、刷微博,样样都要赶时髦。

    她生活简单,下班喜欢“宅”在家里。简单却又不单调,她爱运动,院里乒乓球比赛总有她的身影,爱读书,经常与大家分享她读过的美文,爱漂亮,每天出门都不会忘记擦口红,爱美食,经常会研究新菜式让儿子打分。

    她是家中的孝顺儿媳、贤妻良母,同学圈中的模范榜样,同事们私下里也喊她为“知心姐姐”。

    然而工作中的她,对自己的要求却近乎苛刻。法律文书一个标点也不能出错,当事人的事情一刻也拖不得,当天的工作绝不过夜,对疑问一个也不放过。同事们评价她,“简直就是‘爱较真’、‘爱操心’、‘爱琢磨’的代名词”。

    工作与生活反差如此之大,让人不可思议。

    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人,1995年毕业后,毅然放弃了留在大城市上海发展的机会,在同学们不解的眼光中,回到了当时经济还较为落后的家乡,选择了基层法院,选择了18年的执著坚守。

    她,就是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城郊法庭庭长厉翠菊。

    同事说她 “斤斤计较”,她说“办案一点也不能马虎”

    “现在开庭!”

    2010年8月的一天上午,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一起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盗窃案件开庭。

    庭审中,被告人小海对盗窃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庭认罪。对于量刑,厉翠菊已做到了心中有数,案件将择日宣判。

    庭审结束后,小海的母亲却迟迟不肯离开,她跟着法官走出审判庭,几次欲言又止。“您有什么事吗?”厉翠菊问道。“求求您法官,对小海从轻发落吧,他没成年不懂事,受了别人撺掇才犯错的,我一定好好教育他改正……”小海的母亲边说边抹眼泪。

    “未成年?”厉翠菊清楚记得,在起诉书中,检方依据其出具的身份证、户籍资料,认定小海犯罪时已满18周岁。“难道事实另有隐情?”多年刑事审判养成的“较真”的职业习惯,让厉翠菊察觉到了“问题”,她让小海母亲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

    小海母亲说,小海是在临镇亲戚家躲着偷生的,上学之前落户时,为了少交点社会抚养费,小海父亲把他的出生日期提前了一年半。

    如果小海母亲所言属实,小海则可能被判处缓刑。刑罚直接关乎当事人的生命和自由,绝不能有丝毫差错。“我们一定会查清楚!”

    为了弄清小海的真实年龄,当天上午,厉翠菊便带上书记员驱车赶往50公里外小海出生的岚山区黄墩镇。经过一路的颠簸,到了黄墩镇政府驻地已接近晌午。八月骄阳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人喘不过气来。

    接下来到接生婆家的一段山路,不能行车,只能徒步。顾不上休息,厉翠菊和书记员拿上卷宗顶着烈日匆匆赶路。半小时后,气喘吁吁的两人来到接生婆家,得到的结果却令人失望,李婆婆接生孩子太多,根本记不得小海的出生时间了。

    从李婆婆家出来,厉翠菊双眉紧锁,站在门口不停地翻看案卷和上午的调查笔录。书记员小侯知道,依庭长的脾气,事情搞不明白,她不会“罢休”的。

    十分钟后,厉翠菊突然眼睛一亮,转身又折回了李婆婆家。“大娘,您记不记得接生小海时,是白天还是晚上?天气怎么样?”李婆婆一脸疑惑,但见她如此认真,也就仔细回忆起来。

    “哦,对了,有天晚上俺村小刘(小海的姨妈)来家里,说她姐姐快生了,让俺去看看。那天正好下大雪,因为白天接生过一个孩子,接着到小刘家又忙到了第二天清晨,回来的路上,俺晕晕乎乎不小心滑倒,把腿给摔伤了。”听到这里,小侯发现庭长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在去与小海相差一天出生的孩子家调查的路上,厉翠菊解开了小侯的疑惑,“你记得吗,上午小海的妈妈说,小海的户籍记载出生日期比实际出生日期提早了一年半。如果所言真实,户籍材料显示小海是1992年7月出生,那么他真实出生年月应该是1994年1月,一个是夏天,一个是冬天,接生婆不记得具体日期,天气总归会有印象吧?”

    接下来的调查,进一步印证了小海未成年的事实,在他之前一天出生的孩子生日正是1994年1月。最后,小海因为犯罪时未成年,依法被判处了缓刑。

    锱铢必较,不留遗憾,是厉翠菊办案的一种风格。庭内法官即便是写错一个标点,判决书在她这里也无法过关,大家私下都称她为“斤斤计较”庭长。她说,刑事案件关乎生命和自由,法官对案件就要像绣花一样,一点一点地“捋”,一点也不能马虎。凭着对工作的细心与担当,从事刑事审判的18年,厉翠菊共审结刑事案件1800余件,判处各类刑事犯罪分子5000余人,无一发回重审、重大改判或因裁判不公引起当事人上访、缠诉。

    家人让她“休息休息”,她说“百姓的事一刻也不能耽误”

    “厉庭长是个时间观念特别强的人,工作、生活都如此,我刚到法院工作那会儿,她儿子才上幼儿园,那时候她每天早上都骑自行车送孩子上学,但每天第一个到庭里的也总是她。”曾在刑庭与厉翠菊共事过8年的隋秀芹告诉我们。

    今年3月到城郊法庭工作后,厉翠菊每天上班车程得40多分钟,但她依然雷打不动的早到,这仿佛早已经成为了她多年的习惯,“作为庭长,我得做好表率。”

    为此,同事们都打趣她道:“厉姐,您这个‘厉’不是严厉的‘厉’,是雷厉风行的‘厉’……”

    确实,对于案件,厉翠菊的原则就是“一刻也不能耽误”。

    今年6月,家住东港区日照街道西五里河子村的79岁老人时大娘,到法庭起诉她的三儿子,要求继承老伴去世后留下的房屋。

    “你爹临走前说好让我住到死,你这会儿不管我是啥意思?”

    “我爹只说让你住村里的两间瓦房,房子都要拆了,我还怎么管你……”

    原来,刘某并非时大娘亲生,其父刘老汉与时大娘于1993年结婚时,刘老汉已有四子二女,时大娘也与前夫育有两女,刘某是刘老汉的三儿子。

    刘某年轻时曾在外地闯荡,1996年底回到村里。由于没有住所,刘老汉便将自己的五间瓦房腾出三间给刘某,自己跟老伴住另外两间。1997年8月,刘老汉召集儿子们写下了“房产字据”,将房屋给了三儿子刘某,但同时要求,时大娘可一直居住在两间瓦房内,直到去世。

    2003年父亲去世后,刘某与继母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今年年初,村子纳入“城中村”改造计划,由于可以获得村里两套新楼房补偿,刘某很快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时大娘也很高兴,可以在有生之年住上高楼了。

    然而这时的刘某却动起了别的心思。为了办理房产证,他不惜向公证机关做出虚假陈述,隐瞒了刘老汉有老伴的事实。时大娘一怒之下来到法院起诉。

    厉翠菊接手案子时,村里房屋已几乎拆迁完毕,刘家的五间瓦房也只剩下时大娘住的两间。

    “他不管我,我就赖在房子里……”大娘开庭时吼道。

    一面是拆迁项目的整体推进,一面是老太太的耄耋之躯和刘某冷淡的表态,案件必须想出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方案尽快化解。

    “我明天得去案件现场了解情况,不能去送你了。”周五庭审结束的当晚,厉翠菊对刚刚中考结束、准备外出参加夏令营活动的儿子说。丈夫劝他:“连续几个周末你都没有休息了,没有时间陪孩子不说,自己的身体总得注意吧。休息休息周一再去吧。” 

    “不行,我晚去一天,老太太就得在危房多住一晚,太危险!”厉翠菊雷厉风行的那股劲儿再次展现。

    周六清早六点,厉翠菊已经坐在大娘家的院子里。经过一晚的斟酌考虑,案件化解方案在她脑中已基本成型。

    “大娘,您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害不害怕?”

    “唉,怎么不害怕,尤其是晚上,邻居都搬走了,睡也睡不踏实,出事儿都没个人照应……”厉翠菊心头一酸。

    当天上午,厉翠菊找到村委,经过协商,村里同意为时大娘保留过渡安置房,但改造结束后,老人还得跟家人一起住。

    当天中午,厉翠菊又找到时大娘的亲生女儿和三儿子刘某分别做工作。

    “你母亲现在有了住处,但得为她长远考虑,你们一起生活了十年,她年老体弱还帮你做饭、照顾孩子,与亲生母亲又有什么区别?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马无欺母之心,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得对得起良心!”厉翠菊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刘某。

    “虽然农村的传统是儿子养老,但终归你们是老人的亲生闺女,赡养老人是每名子女的法定义务。难道母亲无家可归,你们也能视而不见?”她转身又去教育老人的两个女儿。

    经过一下午的努力,时大娘的女儿表示,愿意让母亲跟着她们过,老人自愿放弃新楼房的居住权,刘某也认识到自己的不对,为了补偿,愿拿出2万元补贴老人生活。

    老人眼下的居住问题得到了保障,大娘得知消息时,激动地问:“厉法官,俺下个礼拜能搬吗?”

    “我看了天气预报,明天下雨,安全起见,最好今天就搬。”老人的安全问题很让厉翠菊揪心。

    当天晚上,厉翠菊就帮老人搬到了村里的过渡安置房。临走前,大娘叫住厉翠菊:“闺女,你嗓子哑了,喝口水再走吧。”这时,厉翠菊才意识到,调解了一天,自己连一口水也没顾上喝。

    类似这样的案件,在采访中我们听到了不少。厉翠菊就是用她“一刻也不能耽误”的准则,时刻践行着为民的承诺。正是凭着这种急人所急的办案宗旨,到城郊法庭的5个月里,她总结出了“感化调解六法”,审结的案件调解撤诉率高达75%。

    被问及有何调研“秘诀”,她说“永远追寻下一个为什么”

    “厉法官,俺老公盗窃了1万被判四年,我听说有人盗窃了3万也被判四年,为什么?”2007年6月的一天,在对一起盗窃案宣判结束后,被告人的妻子向厉翠菊提出了自己的疑虑。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释法析理,她终于明白了如此下判的原因,但她留下的“为什么”却在厉翠菊的脑海中迟迟不散。“尽管是依法判决,尽管判决书写得非常清楚明白,然而却总有当事人对于量刑存在质疑,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量刑程序不公开,当事人只要对判决不满,就会怀疑是司法腐败,就会质疑法院‘暗箱操作’,这绝不是个别现象。量刑过程不透明,也是导致近年来刑事案件上诉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对于刑事案件,应当将量刑程序独立设置,将量刑过程公开透明……”2008年11月,在山东菏泽召开的“少年审判制度研讨培训班”上,对量刑公开问题,厉翠菊大胆提出自己的观点和初步构思,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观点很快引起了包括北京大学陈瑞华教授在内的一批法学家的注意。

    自此,除了日常工作,她带领刑庭全体干警开始着手进行量刑程序独立设置的探索。查资料、撰写报告、请教学者……几乎占据了厉翠菊全部的生活。连上小学的儿子也知道妈妈又要搞“大工程”,生活、学习全部自理,不让妈妈为他分心。

    2009年9月28日,由北京大学法学院和东港法院合作举办的“全国量刑程序改革专题研讨会”在东港法院召开。结合量刑程序独立设置的庭审观摩,厉翠菊就她的研究成果与包括北大教授陈瑞华在内的业界人士进行了深入探讨,其独具特色的“三元量刑结构模式”,获得与会人士的一致认可。中央电视台、人民法院报、法制日报、新华社等主流媒体将此称为量刑程序改革的“日照模式”、“东港样板”。随后“两高三部”出台的《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也采用了该模式。

    同年,她撰写的《三元量刑结构模式:量刑程序独立化探析——以公诉案件为视角》一文,一举夺得全国法院第二十一届学术研讨会二等奖,并应邀出席在广州举办的研讨会,担任大会获奖论文的点评人。那一年,她是全国唯一受邀担任大会点评人的基层法院法官。

    这并非是她“钻研”之旅的起点,结合审判过程中发现的“为什么”,她撰写的《乡村治理的困境:经济能人向霸痞经济人的蜕变》、《娱乐场所犯罪缘何“飙升”》、《关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调研报告》等多篇优秀调研成果,曾屡次在《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等重要刊物发表,有力地指导了审判业务工作。而这也不是她“钻研”之旅的终极目标,此时的厉翠菊,早已从热潮中抽身,迅速锁定了下一个“为什么”。

    “您有何调研秘诀?”笔者追问。

    “很多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实际上我不过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如果非让我说点感悟的话,那就是永葆一颗热爱探寻未知的心,在追寻下一个‘为什么’的道路上,我很快乐。”厉翠菊告诉笔者。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