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法律文化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法律文化周刊

第06版
法律之声

第07版
法治星空

第08版
环球视野
  标题导航
《过秦论》与古代专制政治
有关生育问题的女性主义法学思考




2012年04月06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有关生育问题的女性主义法学思考
□ 任苗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男女的不平等是一种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但是,现代女性——尤其是都市白领,在微观层面上却仍然活得与男性一样平等,有时甚至还享有更优厚的待遇:她们趾高气扬的行走,得意扬扬的裸露,研习政治与法律,参加各种宴席,有时还可以指令男人……男女不平等问题在她们的脑中似乎成了一个尘封到历史中去的话题,婚姻与事业两全的美景似乎即将在她们身上验证……但是,当生育的警钟骤然敲响,男女不平等的体验便纵身一跃,进入她们的生活中……

  面对子宫即将衰老的现实、母亲的催促、大姑的劝告和三舅的讽刺,很多女性都选择了放弃学业与事业,而投身“产业”。那些十八岁时为了不重复母亲的一生而考入大学;二十四岁时为了不重复母亲的一生而成为硕士;二十七岁时为了不重复母亲的一生而与志同道合的那个穷光蛋结婚的女孩们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实现,便步上母亲的一生,她们不像三年前一样问别人,怎么才能让自己更有效率、担当更多,而是悄悄问别人,用什么法子才能拈轻避重?她们这么做,不是因为学识不足够、能力欠磨砺、配偶欠支持、责任心欠佳,而是因为她们要和自己母亲一样的生育、做母亲。

  问题是,现代女性做母亲似乎没有那么容易,洞房花烛夜已经不是生育的唯一条件,还需要三个月的叶酸、六个月的调理、十次检查……

  婴儿降生后,又鲜有女性能像自己的母亲一样留下来教养子女,大部分人再次进入职场。年幼的孩子交给别人看管,抚养孩子的,不是溺爱孩子的老人、便是小学肄业的保姆;教给孩子外语的,不是带着口音的中国人,便是在自己国家失业的外国游民……亲生母亲成了零敲碎打的钟点工……

  尽管现代妈妈大都知道,孩子幼年时期所看到的、听到的、学到的东西对其一生将有怎样的影响,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且任由祖父母缺乏逻辑的答案破坏孩子天然的分析能力;任由小学肄业的保姆教给他(她)不端的举止;任由外国游民胡言乱语吧……她,仍然要去工作:为了薪水!为了独立!为了……其实为了什么自己都有些模糊了,重要的是现代女性怎么可以没有工作呢?

  得益于法律的保护,她们没有因此而被开除,顺利回到了自己的事业中,可再次返回的职场,或许因为错失了最佳的发展时机而从光明的事业沦为定期的“饭票”了……

  也有一些女性选择了在学业有成或是事业小收之后晚育,但是,高龄的孕妇却又遭受着适龄孕妇不曾经历的烦躁、呕吐、力不从心及难产的危险……还有些高龄孕妇在例行的检查中,定期受到医生的抱怨:“干吗不早早生孩子?毛病这么多!”高龄孕妇似乎不是对不起自己,而是对不起医院,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社会……

  有人问,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改变不了女人生孩子这种最原始的“人类再生产模式”呢?至少可以不必那么着急生孩子嘛!事实上,现代科技虽然让男人生孩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让女人晚生孩子的科技早就有了,这种技术让女性在年轻时将高质量的受精卵进行低温储藏,等事业有成后再孕育分娩。但是,技术是一回事,技术被人接受又是另一回事,除非是有拯救全人类那么重大的事业,否则会鲜有人选择享受这样的高科技。更何况,在事事都崇尚所谓自然规律的中国,在连剖腹产都被人指责为“杀鸡取卵”的社会中,这样的高科技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无论什么样的痛苦,似乎都比不上身为女人却不能生育更煎熬……不想生却非生不可是烦恼,想生却生不了是痛苦,这种痛苦带着一种对自己性别的质疑,通常的问句是:“如果不能生,我还算是女人吗?”当然,如你所知,这种状况带来的影响不会仅仅停留在那梨花带雨、多愁善感的自我质疑层面,可能会引发诸如歧视、家庭暴力、离婚、虐待等等后果……在中国,女人们如果想要走出这样无子又痛苦的婚姻关系,婚姻法给出的终结方式只有一种,那便是——离婚,同时,还可能得到一些赔偿金;如果想不离婚而单独制止暴力或是虐待,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到法院起诉构成虐待罪……但是,很显然,无论成为离异的女人还是成为将丈夫推进牢狱的女人,都不是她们想要的结果……

  所幸的是,现在科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治愈这些不孕症,其中有一种方式便是代孕。

  代孕成为一些女性偷懒的方式,她们只管产出卵子,妊娠的辛苦、身材的破坏让别的人来承受好了!不过,这样的女性实在是少之又少。

  大多数人请人代孕是出于生理上的无奈,她们与配偶有健康的种子却没有健康的土地,于是,只能借腹生子。但是,这又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了。

  在这个世界上,代孕的法律地位各有不同:有的国家为了避免人伦问题而禁止代孕;有的国家为了吸引外资而鼓励代孕;还有的国家禁止商业代孕,允许爱心代孕。在中国,有关代孕的法律少之又少,最高级别的规定也只是卫生部在2001年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而且还仅指向医疗机构,至于双方当事人,除了以违反计划生育法为由给予罚款外,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这样的立法与处罚情况只能是权宜之计,要想处理这桩复杂的事宜,恐怕还需政府与立法专家们好好研讨。

  不过,也有人反对代孕,他们认为,在代孕中,女性的身体似乎就是一个微波炉,而不是一种神奇的自然造化,婴儿似乎就是爆米花,而不是天地间的奇迹。但是,任何质疑都不能阻止科学的前进,即使科学将与我们做一场魔鬼交易。

  可惜,技术的一路前行并不能阻拦人性的复杂,代孕也不是那么轻巧的办法:需孕的一方必须坚定信念认为与自己有基因关系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不管是否从自己体内产出;代孕的一方必须在孩子出生后痛下决心,认清自己与孩子的界线;代孕组织必须明白自己是媒介而不是造人公司……但是,要避免这些人性最基本的欲念谈何容易?

  总之,不论生还是不生,早生还是晚生,自己生还是别人生,生育都是女性的责任,生育及相关事项使得大多数女性沿着与自己的先祖差不多一样的轨道前行……

  (作者单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