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现在开庭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 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民主周刊

第06版
民主监督

第07版
参政议政

第08版
司法民主
  标题导航
北京最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宣判
长沙集中宣判涉烟犯罪案
二十二被告人被判处刑罚
重庆宣判一起涉黑案
组织领导者被处死缓
为发财替哥们儿顶罪
少年包庇肇事者获刑
紫金矿业溃坝刑事案一审宣判




2011年08月06日 星期六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北京最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宣判
21人因非法获取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获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报北京8月5日讯 (记者何 靖)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宣判一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23名被告人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帮助毁灭证据罪等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至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其中9人获宣告缓刑。据了解,该案是目前北京最大的一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件。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3月至12月间,被告人谢新冲、黄伟帆、张萍、魏飞、于亚静、周丽影、张迪等人作为电信单位工作人员或者经电信单位授权直接从事电信相关业务的人员,利用电信单位服务平台,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被告人刘海亮、程春郊、张超英、刘远洋、路宽、李靖、张雄、陈鑫钢等人,严重侵害了公民的合法权益。

  其中,被告人谢新冲系北京京驰无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运维部经理。2009年3月至12月间,谢新冲先后多次为他人提供的90余个手机号码进行定位,非法获利9万元。

  被告人黄伟帆、张萍、魏飞、于亚静、周丽影、张迪均系有关公司派遣至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的职工。2009年3月至12月间,他们先后多次将本单位在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机主信息、通话清单等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提供给他人。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3月至12月间,被告人刘红波、代槟、路宽、刘远洋、陈鑫钢、李靖、费可心、佟玲玲、刘海亮、程春郊、张雄、张超英、陈靖、王晖等人将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非法提供给他人或者相互进行倒卖。

  刘红波利用腾讯QQ聊天软件,注册多个QQ昵称,从他人处非法购买机主信息、通话清单及公民手机定位信息等公民个人信息300余条,然后加价倒卖或非法提供给他人。路宽则以现实交易、QQ聊天、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电子邮件等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220余条,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刘远洋从他人处非法获取户籍信息、暂住人口信息、机主信息等公民个人信息200余条,出售给他人。陈鑫钢,以QQ聊天、手机通信的手段,非法获取通话清单、户籍信息、机主信息等近200条,并将获取的上述信息用于寻人调查业务或通过实际交易、网络进行出售或提供给他人。其他被告人也均采用各种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提供给他人。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谢新冲、黄伟帆、魏飞作为电信单位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给他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张萍、于亚静、周丽影、张迪亦作为电信单位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刘红波、代槟、路宽、刘远洋、陈鑫钢、李靖、费可心、佟玲玲、刘海亮、程春郊、张雄、张超英、陈靖、王晖以买卖等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刘蕾、薛峰帮助毁灭证据,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据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图为该案宣判现场。何 靖 摄

  ■连线法官■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认定依据

  宣判后,该案的审判长徐辉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说,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是刑法修正案(七)所增加的罪名。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要求犯罪主体具备法定身份,即国家机关或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且行为人实施了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非法提供给他人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影响公民个人正常生活。获利者应以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定罪处罚;未获利者应以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定罪处罚。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对犯罪主体没有特殊身份要求,只要行为人出于牟利等目的,以窃取、收买等方法大量收集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就应定罪处罚。

  徐辉说,刑法修正案(七)之所以将上述行为规定为刑罚处罚的范畴,是因为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批量处理和传递个人信息越来越容易,个人信息遭到不当收集、恶意使用、篡改的隐患随之出现。公民个人信息的泄露直接导致扰乱他人的正常生活、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事件时有发生,对公民财产安全、个人隐私以及正常的工作生活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甚至会导致利用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的诈骗、盗窃等其他犯罪。所以运用最严厉的惩治手段——刑罚处罚来控制、打击利用公民身份信息进行的犯罪是十分必要的。

  徐辉同时提出,国家机关、金融电信等合法接触、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组织要健全保密制度,加强对本单位职工的教育和管理,以阻断涉及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的信息来源。同时他提醒合法接触、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人员,以及可能或正在从事涉及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活动的人员,要以本案被告人为诫,不要以身试法。

  ■本案看点■

  非法手机定位被定罪

  北京京驰无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运维部经理谢新冲因提供非法手机定位被定罪,此案在北京尚属首例。

  据了解,京驰公司是北京地区唯一一家提供SIM卡定位服务的私营公司,主要业务是通过基站,对长途货运车辆等合法定位需求提供定位服务。按规定,京驰公司是不能对有语音服务的SIM卡进行定位的,但该公司对此疏于审查,公司运维部经理谢新冲将90余个手机号掺杂在正常业务里进行非法定位。

  谢新冲出售的手机定位服务1个月可以定位50次,费用1200元,而中间商以2000元的价格卖给最终使用者。经法院认定,经过谢新冲之手定位的手机号为90余个。

  受害人范围广,危害大

  本案受到非法侵害的公民涉及多个省市,被侵犯的个人信息种类多,包括公民的座机、手机通话记录,手机短信清单,手机定位信息,座机、手机登记信息,公民个人户籍信息,银行账户查询,车辆档案信息,房产登记信息等。

  据该案的公诉人介绍,在本案中的交易信息大多数被调查公司买走,“有些被用于维护个人权益,比如说债主追查老赖的行踪;有些是夫妻之间追查出轨信息。但是,还有一些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比如诈骗、绑架。”

  利用先进通讯手段进行交易,形成一个庞大的交易网络

  审理此案的法官说,本案的特点是涉案人数众多,包括公民个人信息的非法提供者、收买者、倒卖者,呈现出近年来涉及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一种专业化、行业化特点和发展趋势。

  据公诉人员介绍,所有的信息买卖、招揽生意,大都是在网上进行的。例如被告人刘红波建立了一个专门用来倒卖个人信息的QQ群。有人需要个人信息时,就在群里发布信息,能获取信息的人会主动跟有需求的人联系,双方谈好价格后进行交易。

  据调查,在网上,这样的QQ群有几十个,每个群最多时有500人,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交易市场。

  ■法条链接■

  刑法修正案(七)中的相关规定:七、在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