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商 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新闻·评论

第03版
现在开庭

第04版
综合新闻

第05版
法周刊

第06版
政 事

第07版
商 事

第08版
民 事
  标题导航
撤销权诉讼 难点依旧多多
自己车相撞保险公司也赔
司法建议:关键程序不能省
撤销权制度审视
一份航意险的侵权与契约之辩
本案“第三者”不是人




2010年01月11日 星期一 往期回顾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撤销权诉讼 难点依旧多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官现场勘查。李 妍 摄

  □ 本报记者 冯 莹 本报通讯员 母 冰

  债权人撤销权纠纷并非新类型案件,但从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2009年受理的此类案件情况看,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此类案件呈明显上升趋势。这类案件涉及至少两个合同关系和三方当事人,事实复杂,给审理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错综复杂的纠纷

  2009年12月11日,门头沟法院对一起债权人撤销权纠纷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原告的诉讼请求大部分被支持。此案涉及多个合同关系和当事人,案情错综复杂。

  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华北电力设计院工程有限公司(下称电力设计院)与北京市祺洋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祺洋公司)有合同纠纷,2008年5月9日,电力设计院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其间,电力设计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当年6月22日作出裁定,查封祺洋公司一处未出售的5000平方米房产。

  2009年1月9日,北京仲裁委裁决祺洋公司支付电力设计院4900余万元。案件进入法院强制执行程序后,祺洋公司仍未能履行付款义务。

  电力设计院诉称,他们得知,祺洋公司在对另一房地产公司的合同纠纷中胜诉,享有对该房地产公司债权2800余万元。但2009年6月8日,祺洋公司与王某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对另一房地产公司的2800余万元债权转让给王某。

  电力设计院认为,祺洋公司为逃避债务、将巨额债权财产转让他人的行为,严重损害了电力设计院的合法权益,遂请求法院撤销被告祺洋公司与第三人王某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的行为,祺洋公司和王某并负担电力设计院行使撤销权支付的律师代理费5万元。

  被告祺洋公司则辩称,其因建筑工程欠王某3000余万元,将2800余万元债权收益转让给王某有事实依据,并且已经法院裁定书确认合法有效;法院已经裁定查封了祺洋公司5000平方米的房产,电力设计院的债权有充分保障,祺洋公司转让债权行为对其并不构成损害。

  当事双方分歧非常大。祺洋公司将其2800余万元债权转让给王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无偿转让财产?是否对电力设计院造成了损害?这些问题是争议的焦点。

  据悉,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明示祺洋公司与王某应当就双方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所依据的真实交易关系提供相关证据材料。但在举证期限内,二者均未能提供相关证据。

  法院认为,法院裁定书并未对祺洋公司与王某之间存在真实、合法、有效的债权债务关系作出实体认定;虽然祺洋公司5000平方米的房产被裁定查封,但这一保全措施未能保障电力设计院实现债权;祺洋公司在强制执行期间通过协议方式向王某转让巨额债权,祺洋公司与受让人王某在举证期限内并未就转让(受让)债权取得(支付)了对价提供相应证据。因此,法院认定祺洋公司转让债权行为构成了无偿转让财产。

  为此,法院判决撤销祺洋公司转让债权的行为,并支付电力设计院律师代理费3万元。

  据悉,祺洋公司与王某均已就该案提出上诉。

  审理中的一些难点

  据门头沟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张金星介绍,2009年,该院民二庭受理债权人撤销权纠纷4起,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其中3起案件所涉的债权标的超过2000万元,且该3起案件中被告债务人均为房地产开发企业。此类案件事实复杂,各方当事人争议大,审理有一定难度,“债权人的主体资格、转让财产行为是否构成低价或者无偿转让,是否损害债权人的债权,债权人提起诉讼是否超过法定期限等,这些是诉讼当事人的主要争议焦点。”张金星说。

  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从此规定可以看出,法律上把债权人撤销权分为两种类型三种方式,第一种类型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无偿转让财产引发,第二种因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引发。

  张金星告诉记者,实践中,债务人明示放弃到期债权、无偿转让财产的情形很少,债务人与第三人一般多以抵债、债权转让等协议形式予以处分,对这种交易的真实性较难认定。

  此外,合同法将债务人减少财产危及债权人债权的实现作为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条件之一,也就是说,债务人只有在放弃债权或者转让财产行为,使债权人债权处于不能清偿或不能及时完全清偿的境地,从根本上害及债权的实现,才能被撤销。

  张金星认为,这在实际操作中也有一定的难度:达到什么程度才算构成“损害”?有时不好认定。上述案例中,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仍未收回债务,相对容易认定债务人处分财产的行为对债权人造成了损害。那么除去执行裁定,还有哪些情况能对此予以充分认定?

  要厘清案件中的焦点和难点问题,还有赖于举证情况。

  通常情况下,撤销权诉讼中债权人应当就是否对债务人享有合法有效的债权、债务人的处分行为是否损害债权等承担举证责任,而对于债务人的处分行为是否构成放弃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则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各方当事人的举证能力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

  实践中,有些提起撤销权诉讼的债权人,其债权的履行期限尚未到期,债权人证明债务人放弃债权或者转让财产行为有害债权相对困难。门头沟法院民二庭法官梅宇说,此类诉讼中,债务人对债权人提起的撤销请求权进行抗辩的,应承担举证责任,以证明其放弃到期债权或无偿转让财产的行为并未损害债权人债权,并且对于债权人的债权能够及时清偿。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